Twisted Road

關於部落格
  • 1500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癸巳年回顧

 
  連開頭都不曉得怎麼開場的生活文,還是從找實習開始回憶吧。長話短說、精簡扼要,整理下思緒才是敲回顧的目的。
  我想不起來最最開始想去哪兒實習了,只知道找過出版社和霹靂,不過不需要讀英文的。後來去故事館,不過故事館的人員認識我,便推薦到隔壁的布袋戲館,這實習很輕鬆愉快,畢竟是個小館,又是我熟悉的活動。但反過來說,和英文實在沒啥關聯,我總共才英文導覽了三回。
  所以結束後,和在隔壁故事館實習的同學閒聊,感覺罪惡感很重。
  當然啦,這罪惡感應該是不必要的,實習是我自己的事,關英文屁事?但我也不曉得怎樣的,就一直抱持著上對不起系主任下對不起全家老小的心情一直維持到交出總心得。寫心得時還問老師:可以寫的很流水帳嗎?就是從找單位過程直到我自己那略略的想法。老師說:這樣很好啊!
  到底在好什麼我不知道,也許他覺得這樣詳實記錄可以表達學生的感受?後來看到全班的實習心得本子都差不多厚(其實是薄)、學期成績還有八十幾,我才想:啊,也許我想得太嚴重了。
 
  去年一堆事情都這樣,我想得太嚴重,結束後才如釋重負。
  看的認真是不壞……我想。但看的認真導致這人無法控制情緒就一點都不好。而我那不好的影響似乎還沒止息。真想說:靠北我好累,那欸安捏?
 
  找實習時,異想天開,跑去教會問:嘿缺不缺無償勞工朋友啊(誤)後來是沒去啦,教小魔鬼……小朋友不是我的興趣也不是強項。但在經過大腦一連串不知道是複雜還是簡單的運作之後,我就開始跑去天主教會彌撒,最後最後,現在是天主教和東正教都有去。目前定在復活節去正教會領洗。不過我這個大腐女跑去教會實在有點奇妙……我到現在還是覺得有點對不起神父啊哈哈哈。對不起啦我一輩子都不可能百分之百同意教會的教導啊(掩面)
  從國中開始就很想接觸一神信仰,只是大學比較閒(該說沒人管?)所以才有機會去接觸。而且伊斯蘭真是太複雜太龜毛了(欸)不過我還是想繼續鑽研他們龜毛的文化。這種心態,與其說是信仰似乎更像是文化層面的粉絲?
  ……請叫我永遠的文資?
 
  於是我心靈層面的問題還是很難解決,我還是不知道自己老是在欎卒啥毀。阿母說我是太閒了才有空在那邊鬱鬱寡歡。我以為自己之前的欎卒是因為社團的工作,但事實上我也沒在忙什麼。很忙嗎?如果真的認真去忙從核銷到其他大小事應該都不會拖那麼久……XD” 要說實習報告,我也是拖到期中後才開始動,之前好多晚上開檔案後也是在神遊上網看小說。(結果我是在拖延啊啊啊)
 
  文坑跟著放置play後,把部落格關了一陣子,今天才重開。想想先前關掉是個很莫名其妙的行為,我公然擺著生灰也沒對不起誰啊(至少心裡有這種聲音啦)
  貌似很在意別人的眼光,這樣活著會很辛苦吧。
 
(這邊就是2014了)
  接著是過年這幾天的事,先記下看看之後的發展。
  還是有點擔心自己的狀態,我懇切希望都是自己想太多,一點都不希望自己料事如神噢噢這種料事如神我一點都不需要,拜託。
  除夕夜家裡拜拜,中間空檔和阿母聊天。難得和阿母兩人說話我是蠻期待的,因為妹妹在的話很容易變成她們兩人針鋒相對的辯論大會,而這時間妹妹在客廳顧另一桌(欸,忘記那名稱,房屋神明的bbb)我們在佛堂。
  本來只是聊職業這樣的未來展望,但不知怎樣就開始講到哪些職業好哪些差,有些技術性比較低容易被取代……聽起來都是些很平常的言論,我卻有點不開心。
  阿母說:那些做飲料的,很容易就被取代了。
  可是她也說飯店業的撐久就能變主管。
  我說:那做飲料的做久了也會變主管啊,這不是有矛盾嗎?
  阿母說:那你覺得做飲料也可以?
  不,阿母,我只是覺得可以撐到變店長也不容易= =
  我說:好吧,我們談話好像沒有交集,我去樓下找妹妹好了。
 
  然後,我就先跑回自己房間。
  然後,為毛我在掉眼淚……哭屁啊妳OTZZZZ
  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
  委屈嗎委屈嗎委屈嗎委屈嗎委屈嗎委屈嗎委屈嗎委屈嗎委屈嗎委屈嗎委屈嗎委屈嗎
委屈啥???
  我真的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哭出來,是因為我期待的輕鬆聊天後來變調?我突然覺得好恐怖,我原本以為已經好了的症頭居然又牙起來了(請用台語)到今天初二總共發作三次啊買尬!
 
  除夕夜中午還有一次,貌似吧。
  因為國中朋友久違的邀約,我們預計來個同學會,這次暌違七年。
  阿母問說:妳確定要去吃嗎?
  我答:對啊!我超期待的!七年欸好想看大家變怎樣XD
  阿母說:就一些阿沙不魯的有什麼好看的,交朋友不要都那種阿沙不魯的。
 
  我的心臟熊熊被重擊了一下。
 
  甘那金子陵被人講話刺激到一樣。(嗚呼,捧心)
  於是我決定如何反擊(欸你)想了一陣子差不多飯都吃完了才說:
哎呀那是因為,厲害的人都不叫朋友,那叫人生導師啦。
 
  接著換我妹跟阿母開始進行辯論大賽,因為我妹非常不認同阿母的「交友當交有用之人」的價值觀。我妹的論點是「啊妳把弱勢份子放到哪裡去」應該說,人都不完美咩。
  兩人的話都有價值在,就是兩人講話都很鹹。
  阿母是那種人生閱歷很多,所以很現實。
  我妹是那種不饒人的語氣,殺傷力也很重。
  我在旁邊聽了一直歎氣。
(哦哦這樣說來我這次沒有哭啦好家在OwO
  吃完飯時我在想,好像我很希望這是一頓和諧的午餐。
  坦白說真的很不喜歡看她們這樣子說話,也許是我離開家裡太久,防禦力降低了?居然聽沒幾句就胸悶肩膀痛,不過我認為肇因是我缺乏運動還有一直一直歎氣(抹臉)
 
  今天初二帶阿母和妹妹回台南,阿母講錯下車的車站,所以多花了計程車錢之後還是請親戚來載。阿母後來跟親戚抱怨自己都沒注意到講錯車站,而我也沒發現那站名不對。
  她一直說,我就回說:唉妳說的對,我應該問妳外婆家地址然後查網路。
  她其實也就是簡單的抱怨,抱怨自己粗心,順便牽托一下我沒發現異狀。
  但是講不停又正值火氣上來的語句,我後來就有點不爽了,在親戚車上就熊熊吼說:「好啦好啦都是我沒查網路,都是我不對好嗎!」
  她冷冷答一句說:「妳給我把眼睛閉起來。
  我說我知道。
  我妹發出疑問的聲音。
  我說沒事。因為我發現我、又、哭、了。
  靠腰現在到底是怎樣,我壓力有很大嗎?
  親戚發現了,提醒說下車前記得擦掉眼淚不要多說。大人很忌諱過年遇到這種事,我想阿母也很囧因為她這次過年已經遇到不止一次了。她年夜飯發紅包時本還想高談闊論什麼,但匆匆幾句就結束,還加注說:不想多說,免得我聽沒幾句又要哭哭啼啼。
  不禁講。(by 阿母)
 
  親戚和阿母只覺得我是受委屈才哭,我妹應該也這樣想,她在這種大人與小孩的戰爭中,往往都是挺我的那位,畢竟是同一條戰線(無誤)大概只有我在害怕,感覺之前消停很久的淚腺失控又要開始了,三言兩語都可以讓我哭出來,明明以往那些話都扣不了我一滴血的。我開始想找人處理這問題,但我不信任醫生、不信任輔導老師、也不信任主耶穌。
  啊天主歹勢啦,我內心深處甘那還是無神論還是自然神論。應該說這種事自己不想被救你從天國丟再多繩子下來我還是看不到啦。
  也許看到之後我會咔嚓剪掉喔?(啥毀)
 
  不信任醫生,因為聽完症狀後就開藥打發,會告訴妳事情不嚴重(是的我知道)會說妳煩惱根本不算什麼(謝謝我知道)叫妳記得吃藥(好的我明白)吃藥才是最恐怖的因為我怕西藥怕成癮性怕副作用嗚嗚嗚。
  不信任輔導師,因為他們安慰妳之後,我就不知道有什麼用了。安捏好像找朋友講還比較容易,但是找人家聽這些最終目的就是要安慰嘛。那樣我自己想幾句話安慰自己好像更好?欸這樣應該請三犬指導我一下才對,結案!(不)
 
  打完舒服多了,接下來講同人文的事。
 
  除了年初完成的真玉,去年有寫的是耀灣和土叔X海格他娘親的片段。耀灣會丟上來,不過後面那篇就不放了,原因很簡單:
  宗教和政治因素讓我覺得很尷尬,就算沒人看,丟上來還是很尷尬OTZ
  本來想寫北朝鮮的文,一想到政治因素我就變成寫了又擦寫了又擦最後腦補萬歲的結果。耀灣也是點到即止, 因為想的越細越胃痛。
  這樣說來布袋戲坑應該趕快去填,偏偏我不知道哪根筋不對一想到反正最後結局都一樣,那乾脆不要寫好了,寫的和劇情結局不一樣就不合理啊(被毆飛)
  唉唉似乎考量太多就不能寫文呢。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