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1521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劍通慧 / 劫塵】 何處惹塵埃  三

 (三)
  劍布衣看著失神的冰無漪,瞧著劍通慧的身影,不知該如何是好。
正當他思考是該喚冰無漪一聲還是等他回過神來時,一句詩文飄忽而來:「廿九降龍漢,掌勢破浮雲,青燈懸一命,不語伴佛心。
  這什麼意思?劍布衣推敲一陣,只覺得用字淺俗,卻是不解其意。再回頭看看冰無漪,已經收好了香囊,嘴型喃喃變換,該是在反復唸著方才的詩文,最後卻是一聲輕笑。
  「哈。
  「哈?」
  劍布衣見他最後神情愉快,臉上的笑容倒是有點恍惚,不免試探性的問道:「冰無漪,你還好吧?」嘴上這麼說,實際上心裡問的早就是「冰無漪你腦子還正常吧」這類的句子了。
  「很好!好久没這麼好過了!」心情確實十分愉快的冰無漪,這時看看天色說道:「時候倒也不早了。」
  「確是如此,若是無事,來我山居做客吧,還有幾壺酒能小酌一番。
  先前拒絕邀請的冰無漪,這時心上沒掛礙了,聽聞有酒能喝,也就樂得當客人,「那就不客氣了。
  沒想到先前拒絕的冰無漪這時答應的如此爽快,劍布衣心裡暗暗想著,方才那句詩文大概真的暗藏玄機。
 
  秋鳴山居座落在花郡的另一頭,與中原較爲靠近處,雖是住在山中但要下山採買也方便,這便是劍布衣當初擇爲居所的緣故。兩人由黃昏施展輕功趕路許久,抵達之時已近戌時,以客爲尊,劍布衣讓冰無漪先行洗去一身塵土,自己則去備了些溫酒小菜,在賞月亭裡等著。
  冰無漪洗好澡後,也到了亭子裡,見酒菜備齊,不免搖頭晃腦感慨道:「雖然說本公子風度翩翩一表人才是不爭的事實,但這樣萍水相逢就大禮款待的朋友我還是頭一遭見到。」
  聽這語氣,劍布衣心想這人果真沒事了,就自行倒了杯酒,飲了一口才道:「招待朋友是真,有話想請教也是真。」
  「哦?」冰無漪一天未曾進食,前一天晚上啃的乾饅頭早就消化乾淨,現在看到滿桌精緻小菜,早就狼吞虎嚥起來,費了些功夫才把嘴裡的食物嚥下去,說道:「想問什麼,本公子看在這頓的份上斟酌回答。」
  劍布衣聞言暗笑,難不成備了滿漢全席就能言無不盡了?心裡腹誹完,斂了心神,開始說道:「你離開多天涯的寨子後,郡公問了我一些問題,大抵上是關於厲族之事。」
  聽到厲族兩字,冰無漪挑挑眉頭,回答:「繼續說下去。」
  「由於處在神州邊陲,花郡除了中原人士外,也有厲族和天佛原鄉的人居住。厲族本來住在神州之外,常年遊牧,居無定所,但一直想侵佔花郡的土地,長期騷擾已成常態,直到百餘年前,數名自稱從天竺來的帶髮佛者來此,插手厲族與中原人的紛爭,那些人後來組織了一個團體,叫做天佛原鄉,傳燈寺是根據地之一。自此,花郡之人多信仰佛教,但與中原佛教相異,兩派也稍有不合,多九望說傳燈寺的名望很高,但在中原卻不是這麼一回事。
  「天佛原鄉自此而後代替花郡士兵出手抵擋厲族襲擊,其領導人天之佛有時也會趁厲族糧草短缺時出兵攻打,但花郡一向態度保守,這等事實屬少見。年年歲歲過去,當年的郡主多九望當上郡公了,可身邊佛鄉的人還是一樣没半點歲月過去的痕跡,這時他才注意到,原來佛鄉和厲族的人都不會老去。佛鄉不老是因為修行,厲族不老似乎是族人稀少,難以傳宗接代,故而要常保青春。
  「郡公問我的問題是,他在年少時曾在中原與西域的關口受過一名年輕人的幫助,那名年輕人穿著西域的衣服,自稱冰無漪,沒想到時隔多年他已年近耳順,冰無漪年少依舊,觀其模樣,莫不是厲族之人吧?」
  聽劍布衣這般迂迴曲折的說了半天,冰無漪倒也迂迴曲折的應了回去:「你覺得呢?」
  「你是個很有趣的人。」劍布衣雙手環胸,自己邊說邊點頭。
  「要講什麼講明白些啦!」他剛才迂迴是不想正面回應,不是要等別人迂迴回應啊。
  「那我就直說了,」劍布衣抬眼看了下冰無漪的反應,顯然很急切他的答案,「你有個決定性的破綻,就是劫塵——地之厲。」
  不必要是花郡的人,只要在這遇上茶坊前的說書人,都會聽說元種八厲的故事,劫塵就是當中的地之厲。
  「所以呢,你現在要替天行道,殺了我嗎?」冰無漪微微一笑,雖然許久沒動手了,但對方江湖經驗定沒自己多,外加現在吃飽喝足,決計落不了下風。
  劍布衣瞧他眼神暗伏殺機,連忙說道:「我方才不是說了嗎,你是個有趣的人,江湖知己難覓,既然當上朋友了,又何必隨意毀了它呢。」
  這話冰無漪很是欣賞,點了點頭,說道:「那好,喝酒!」
  這時劍布衣又說了:「可我還有個問題。」
  「你當初邀我來做客,存心就是要問問題的吧。」冰無漪兩眼一翻,說道:「你就問吧。」
  「酒都被你喝光了,你是要我再溫些酒呢?還是就此打住?」
  「欸,多飲傷身,我看就到此為止吧。
 
  夜半時分,客房裡的冰無漪推門而出,脚步有些急。
  他循著走廊繞了半圈,又停下腳步,試想睡前主人給他的交待,偏偏左顧右盼還是找不到他想找的地方。
  「沒事蓋這麼大的園子作什麼……」要嘛也插個牌子說一下茅廁在哪裏啊。嘟囔過後,他想著要是再找不到,自己乾脆直接給這裡的花草施肥便是。反正茅廁裡的便溺最後還不是都拿來澆花澆菜的?
  心意已定,便拾階而下,此刻月正高掛,十五日的滿月清輝灑在草皮上,不遠處的賞月亭朱漆光亮,反射了幾分月光。冰無漪想起劍通慧遺留的那詩句,嘆氣起來:「妳還記得十八比試的約定,這便足夠了。」
  他話正說完,另個廂房裡竟也透出含糊不清的說話聲。冰無漪心中奇怪,頓時忘了本來目的,湊近廂房門邊,終究只能聽得幾句斷斷續續的夢囈,「原來是說夢話。」心下覺得無趣,冰無漪又回到方才看月亮的位置,這回可真要解褲帶了。
  「我說,你大半夜的不睡覺,找茅廁啊?」方才還在說夢話的人,這時正站在門口,精神有些萎靡。
  冰無漪才要開始作案呢,聽到這句話膽子差點沒被嚇飛了,回頭罵道:「好好睡你的覺,本公子聰明蓋世還用得著你出來關切嗎?」
  「可你站的那兒是反方向啊。」劍布衣很好心的指了另一頭。
  「我只是在看月亮!」
 
 
 
後記。
  雖然結局定好了但是一直跑不到重點……沒關係冰同學快要有甜頭嚐了讓我們恭喜他一下XD”之後應該都用這種字數更新吧,可以的話當然還是多一點字比較好……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