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isted Road

關於部落格
  • 1501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八月某日【天宇父親節賀文】 好漢篇

     八月某日【天宇父親節賀文】


  盛夏的梅花林不見雪瓣飛舞,但滿植梅樹的林子十分涼爽宜人。僻靜的林子僅可見一人瀟灑步行,橘衣少年嘴裡咬著根草,心情愉快的朝林中屋舍走去。

「呦。」抵達屋舍外頭,少年驚奇的一呼,順道吐去了嚼到失味的草根。

  茅舍裡的斯文漢子正在午睡,平常時候他都是在外頭閒晃,像是有意無意的等少年到來,然後他就會沏上一壺老人茶,有時則是請少年喝酒。

  眼見屋裡人沉沉地睡,少年臉上浮現溫柔笑容,隨手抄起擱在樹旁的掃帚,手腳麻利地執行自己的計劃。

 

  聽說父親節這玩意是挺新潮的節日,或許是誰從天宇之外帶進來的概念罷,造天筆向一好漢提及這日子時,一好漢還歪了歪頭表示不解,『我倒是第一次聽老師提起。』

  造天筆溫和的笑笑:『我也是聽藏神秘說的呀。』

  這下一好漢倒恍然大悟了,『這種有利可圖的消息相信他會大力放送。』

  造天筆不置可否的點了點頭,看到這默認般的吐槽一好漢不禁笑出聲來,『怎樣,你覺得立意良善的節日將被商業化很可惜嗎?』

  『這……』本想再和徒弟相談的,可造天筆覺得再這麼聊下去他告知一好漢父親節的意義就沒了,只得把話打住:『閒話暫且打住,一好漢你本來不是要去梅花林的麼?』

  『對對對,差點忘記了。』聽聞師尊的提醒,一好漢轉身欲離開九里坡,離去前不忘揮揮手。

 

  即便造訪梅花林的次數不上一百也有九十,一好漢仍覺自己對此地的熟悉度不及九里坡或是詩海。「這不是廢話嘛。」一好漢敲了敲自己的腦袋,覺得方才的想法有些蠢了。

  停下了手邊的動作,他環顧四周發覺自己正好在前後院的交界處,平時和一枝梅聊天喝茶都是在前院,後院倒真的陌生了。將腳邊落葉掃做一堆,一好漢繼續向後院走去。

  茅舍處在梅花林一隅,四周自然是被梅樹圍繞,後院除了有梅樹之外尚有一口井、一畦花圃、兩方石碑。

  莫非是……?憑著靈巧心思,一好漢自信上頭的人名絕對和自己想的吻合。

 正如一好漢所想,那是長生竹和千年蘭的衣冠塚,石材的切口還很新,看來是一枝梅前些日子和長生竹的兄長取得同意才遷來的罷。碑前的香煙猶在緩緩上升,想起那個非常親愛自己師尊的少女,一好漢倒是發楞了。

 

  「少年人真是沒擋頭,掃地掃到睡睡去。

  聽到熟悉聲音在背後響起,一好漢趕緊回過神來,口齒伶俐的說道:「腳慢手頓的少年人已經把地掃完了,老人家能睡到現在也不簡單。」

  一枝梅也不介意少年人說了什麽,只是捻起鬍鬚呵呵笑道:「我說你啊,先把掃帚放一邊,我有東西要給你。」

  「嗯?」一好漢素來是很聽一枝梅的話的,因而不疑有他,將掃把放回原位後按一枝梅的吩咐在前院的石桌等待。

  一枝梅拎著兩個飯盒從屋內出現,木片盒子外尚包覆著竹葉,熱氣氤氳在飯盒上還夾帶一股竹葉清香,一枝梅把飯盒提到一好漢眼前,只是少年似乎沒有接手的意願,一枝梅於是這樣說道:「帶回去和你師父一起吃罷。」

  一好漢十指碰上了那溫熱竹葉,硬是把盒子推了回去,抱怨般的說道:「喂喂喂,慢著,你現在是在趕兒子嗎,真沒%數欸!」

  「一日為師,終身為父嘛。」無視少年抱怨,飯盒另一頭答的十分從容自然。

  一好漢猛然搖頭駡了聲「歪理」,爾後又把飯盒放到石桌上,肯定的說著:「就算一好漢真的有一百零二個爹好了,今天也是要和你吃飯啦!」

  一枝梅知道一好漢的性子絕對是說到做到的,本來嘛,他是覺得爲了一個莫名其妙出現的節日和兒子吃飯實在古怪,但看在對方執意之下,他只好妥協了:「好好好,吃飯就吃飯,別說得像要和人輸贏一樣。」

 

  晚風送涼,那日兩人相談甚歡,節日的標籤反而顯得多餘了。

 

 

後記。

這篇文的原點真的是那句「一日為師,終身為父」,雖然只是個比喻,可無聊如我驚覺漢哥有102位爹XDD  好漢捉狂那集看了心好酸,一度無法原諒一條龍,即使這是他的原則。竹蘭兩人的墳塚只是我的私心,印象裡長生竹另有兄長,是血緣還是結拜忘了。
默默改掉一個詞,感覺輸贏比相殺更有味。(0805)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