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1516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八月某日【天宇父親節賀文】 阿圖篇

  

    八月某日【天宇父親節賀文】

  「哈、吼、嘿!」晚膳過後,一抹正藍色好動身影手舞足蹈的蹦出洗心院。

 

  洗心院外有片空地,因為長年來都有人經過,地上沒什麼雜草生長,平整的地面今日搭上了一棚戲台。

  「爸比爸比,那個阿圖今天又來了。」黑夜怨靈發出中氣不太足夠的嗓音,嬌小身軀推推藏神祕的小腿肚,藏神秘正忙著將戲偶拿出來排排放,聞言便探頭瞧瞧那逐漸靠近的阿圖,「知啦知啦!這個阿圖今天口袋鼓鼓,難道是……嘿嘿嘿。」

  見藏神秘本來就很猥瑣的嘴臉出現更加猥瑣的壞笑,黑夜怨靈發揮他長年經驗推斷:「爸比,你今天是想收攤後帶他去酒家?」

  話才說完,黑夜怨靈那張又小又皺的臉馬上吃了記爆栗:「白癡咧,依我的專業判斷,那裡面的錢請人開瓶都不夠!六手仔、狗屎坤,速速放下你們的便當,把秘密武器駛出來!」

  這下黑夜怨靈當真摸不著頭緒了,為了一探究竟,身為天宇第一團場控的他只好把劇本一摺、插到背後,然後沿著戲台鐵架慢慢往上爬。他爬到半途正好瞧見六手魔像推著一台餐車出現,腦筋靈活如他馬上茅塞頓開,這愛錢的藏神秘原來是想賺外快。

  六手魔像探了一下今夜的風向,找了個順風位置停好餐車,勤快的生火煮起關東煮來。動作拖拖拉拉的刺腦人不曉得從何處找了塊招牌擺在一旁,自己還穿著一件花花綠綠的圍裙,顏色倒和平時的花頭巾十分相配。

  黑夜怨靈雖然才剛吃完半個排骨便當,肚子也還撐著沒有消化,但柴魚高湯的香味還是讓他不住「簌」地吸了一下口水。

  「嘿嘿,乖兒子,恁爸這招高明沒有?」老菸槍一把的藏神秘,現在一面吞雲吐霧一面笑得好不得意。黑夜怨靈一把從戲台鐵桿撲到藏神秘頸子那,又是撒嬌又是誇讚:「爸比你真是太聰明了,哪天做場大的把紅雲他們也……唉唷!」

  黑夜怨靈哀叫聲和藏神秘咳嗽聲是分毫不差地同時出現,誰教那小個子竟然在藏神秘抽菸時勒著他頸子,情急之下藏神秘也只好摔人先了。

  「唉什麼唉,恁爸差點被你害死!」

 

  自從藏神秘閒來無事弄了個天宇第一團以來,阿圖就是每場必看的忠實戲迷,雖說很多時候他分明看不懂上頭在打什麼、在嗆什麼,可阿圖就是覺得有趣,至少比在洗心院裡種菜聽經趣味多了。本來他想拉菩提兒出來看,可菩提兒平時要早晚課有時還會和烈風焦去學藝;他想拖烈風焦一塊兒看戲,但這紫衣刀客更是行蹤莫測。還好阿圖性子還算樂觀,沒幾日他找不到伴的鬱卒就一掃而空了。

  是說今日還多了兩人陪他看戲呢……阿圖時不時回頭看那熱著一鍋關東煮的六手魔像和刺腦人。

  「喂!你說他是不是想吃東西啊?」隔著口罩說話,刺腦人怪裡怪氣的腔調模糊了不少。反觀六手魔像的打扮就非常隨性,手套、口罩、圍裙一樣都沒有,兀自粗聲粗氣地說話:「真假?那快叫他過來啊!」這話不過幾個字,可已不曉得噴了多少口水進鍋去。

  刺腦人想起藏神秘總嫌他成事不足,這回很認真的補上一句關鍵:「小秘說他口袋鼓鼓,看來帶了很多錢!」

  六手魔像瞇起大眼點頭連連,表示自己聽進話了,接著湯勺舀起滿滿的料,一匙接一匙送進大碗公裡。

 

  阿圖是散戲之後才去餐車買宵夜的,而那碗公的關東煮早被刺腦人和六手魔像吃完一大半了,阿圖站在板凳上躡起腳尖盯著那都是黑輪的碗公,傻笑得很開懷:「黑輪、黑輪。」

  原來這個阿圖喜歡吃黑輪啊……肩負賺錢大業的兩人鬆了一口氣,把黑輪全賣給阿圖或許能貼補一下虧損缺口,但自己吃完的食物恐怕得從今天的薪水扣除了。

  「黑輪全給你要不要?」在指責過六手魔像口沫橫飛不夠衛生之後,刺腦人決定自己出馬和阿圖溝通,還非常老道的夾一條黑輪給阿圖試吃,一口吃完黑輪的阿圖咂咂嘴很是滿意:「黑輪好吃!」

  他從那鼓鼓的口袋裡掏出一個錢袋,而被要求閉嘴的六手魔像這時仔細打量那錢袋,才發現不是阿圖錢帶的多,而是口袋太小使得袋子相形之下非常顯眼。手腳有點笨拙的阿圖嘩啦啦地把銅板盡數倒在餐車角落,還倒出一條檀木念珠。

  「嘿嘿,院長和菩提兒送的喔。」眼見對面兩人的眼光都投射在念珠上,他有點炫耀的說道,只是六手魔像和刺腦人看著念珠只能欲哭無淚。

  你嘛幫幫忙,沒事把念珠放袋裡幹嘛,結果裡面的銅板連買塊白菜頭都不夠!

 

  夜闌人靜,正是人們所謂的宵夜時分,阿圖非常湊巧的在洗心院關門前歸來。

  「菩提兒,黑輪好吃。」他喜孜孜地捧著餘溫猶存的陶碗,向菩提兒說道。

  「阿圖啊,洗心院不能開葷,你怎麼把黑輪帶進來?」大概是關東煮香氣四溢,前院院長歪著頭步出房間,對阿圖一臉無奈。

  阿圖一見到前院院長馬上放下陶碗舉起雙手,「阿圖舉石輪,阿圖想給菩提兒吃好吃的……」或許是真心會怕前院院長的威嚴,藍衣人跑出大廳後不一會兒當真舉著石輪回來。

  身為當事人的菩提兒把阿圖的一舉一動全看在眼底,只覺鼻子有些酸楚,可他又沒有辦法解決眼前這碗黑輪,他只能看看石輪、又看看黑輪、再看看石輪、又看看黑輪,回頭正要再看看石輪,一陣暖風吹起,正好吹得他心頭大石卸下。

  烈風焦默不作聲的端走陶碗,菩提兒連忙跟上腳步,丟下了一句話:「我和烈風焦一起吃,阿圖你就不要傷心啦!」

  烈風焦停下腳步等菩提兒追上來,隔著紫紗,隱隱看到前院院長取走阿圖手裡的石輪,拍拍肩膀要他早點去睡。

 

  事隔數日,藏神秘又要在洗心院附近的空地做戲,向來早到的阿圖這次到瞧見不一樣的身影。

  「阿圖,烈風焦說這碗黑輪請你。」菩提兒走在烈風焦前面,笑著向阿圖猛揮手。

 

 

 

後記。

刀劍談裡面最治癒人心的就是阿圖小天使了(什麼)因為我很喜歡的魔君完全呈現昏迷狀態……不論是恢復為魏青圖還是呆呆傻傻的阿圖,其實都能看出他本性良善,也為此,烈風焦才會自責多年吧。為了犒賞這麼辛苦的烈風焦帥哥,這次很努力的溫馨一下=///=(明明是自己想寫)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