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isted Road

關於部落格
  • 1501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香情】樹醫

【香情】樹醫

  「慕容姑娘——」每到下午時分,這片幾近與世隔絕的小小的天地就會響起這一聲呼喚。

稍微側著臉,香獨秀小心翼翼地揭開鳥籠外的黑色細絨布,陽光般燦燦然的金色目光全往內中瞧去。裡頭的生物似是對他沒興趣,動也不動,香獨秀微笑依舊絲毫不在意,將籠子掛回涼亭角落後,不慌不忙的坐上石桌復又翹起二郎腿。

風徐徐吹起,一片枯葉擦過他臉龐,循著葉子的軌跡,他修長指頭捻起劍指掠過自己面頰,然後朝前一伸——不知怎的就對向那高掛鳥籠了。香獨秀沉吟一聲,這是習慣動作麼?

 

「唔哇。」眼見面前出現的指頭,籠中鳥不留情面的狠狠啄了數下,傷口雖是不大,可也夠他疼好陣子了,「慕容姑娘你好狠的心啊。」香獨秀說的懇切可表情還是寵溺,無奈的搖搖頭,他把受傷的手藏回寬袖後尋思是否該去找另一位慕容姑娘。

不待他離開涼亭,慕容情就端著茶具來到後花園了,「下來。」香獨秀聞言旋即坐回石椅上,習慣性的給他茶來伸手,可他今次接住的是白色繃帶。「真搞不懂你為何會想養這種鳥。」替香獨秀包紮好傷口後,慕容情打開籠子,本來靜謐的蕪園隨即有了一片聲響作伴。

叩叩叩……叩叩叩……

啄木鳥在來自苦境的桃花木上用力的啄著。

叩叩叩……叩叩叩……

立在桃木旁的慕容情湛藍雙眉擰了擰,香獨秀本來悠哉的神情忽然匹變,隨著一聲驚呼從石桌上高高蹦起,「啊啊啊慕容姑娘!」

 

桃花木旁的慕容情無視腦海中隱約響起的劈啪紫色火苗,小飲手裡的春茶,靜靜把香獨秀的一舉一動盡收眼底,慕容情這才說話道:「別再把牠關回籠裡了。」

那雙金瞳的光芒似乎會隨著慕容情的字句明滅,不一會又亮了,「吶,那我可以喝麼?」指尖碰觸慕容情手裡的茶杯,香獨秀故作可憐的問道。

「自己拿。」慕容情話才說完,只覺掌心一空,換做香獨秀陶然忘我的吟詩作對:「嗯,今有春茶為伴,明有桃花做客,慕容姑娘你說是不是啊?」

你說是就是罷。

不予回應,慕容情慢慢踱步回房,又從窗口看看那被放出的樹醫。

 

 

 

後記。

終於!一直惦念著的治癒風香情!只是畫面很破碎啊(掩面)

說實話香情橋段出現時我好像沒在追劇了,等我再看到館主時已經是折翼小鳥了,所以,與其說是鳥醫樹不如說是樹醫鳥啊哈哈哈(?)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