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isted Road

關於部落格
  • 1501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逐日覓雪【朱聞蒼日】(二)

 
 
 
(二) 
  漫天星斗奮力閃爍著光芒終是抵不過懸在中天的一輪滿月,如同靜夜中不斷的風雪聲抵不過四個蹄子奏出的踢踏響。 
  達達、達達、達達…… 
  朔風抖下細碎星斗化作片片粉雪,男人背後的紅紗披風隨著風勢起落,還來不及承接住任何東西,他又揚鞭數次,催促馬兒衝破風雪的屏障。 
 
  這條路上沒有夜行的旅人經過,除了他。 
  朱聞蒼日伸出了戴上麂皮手套的手,擺出一副極目遠望的姿態,遠處的綿延山峰在黑夜掩護下僅有罩頂白雪可見。「簫兄啊……」他呵出一些熱氣,追念般的說道。 
  勒緊了韁繩,來自露城的戰馬揚頭嘶鳴,劃破子時的最後一刻一分一秒,又是新的一日。 
 
  十三巔的風雪從未止息過,欠缺人煙妝點的雪地上如今鑄上了兩個人影,紫袍少年正眨著困惑的雙眼,見身前的銀髮男子把煤燈放在冰洞邊緣,接著鉤上魚餌、垂下釣線。「做什麼的?」紫袍少年不解問道。「釣魚。」銀髮男子答話時又收線把魚甩進竹簍中,接著又是甩竿。天地無聲,除了魚鉤入水時的清脆一響。 
  「簫中劍,你看起來很會釣魚。」說話的紫袍少年緊接又道:「雪梟,別吃,那是晚餐。」原來他肩頭上的鳥兒正虎視眈眈的直朝那竹簍裡的活魚瞧。簫中劍許是沒料到宵身邊的雪梟會打活魚的主意,自毛茸茸的帽沿下瞥了宵他們一眼後,「並沒有。」他給了一個不上不下的答案。 
宵沒再拋出更多問題,只是寂然立在簫中劍身後,打量著這消失十天半個月的人,然後默默享受傲峰上多了一點人煙的午後。 
人嘛,宵如今也覺得自己像人一點了。 
 
冰面下的水不起一點波瀾,簫中劍雙目專注地盯著冰洞,清澈的水、清澈的天,好似他從前在荒城裡的時光,不帶一點江湖塵埃。 
他離開傲峰的好些時光,便是回到那早已空盪盪的荒城裡,空靈雙目承接下一片頹傾狼藉。穿過大廳、隨著迴廊兜過圈子,簫中劍來到客房門前,極小心地輕輕推開門板,門板卻「碰」地硬聲而落。他蒼白臉上沒有任何情緒反應,穿著毛皮靴子的雙足繞過散落在地的字畫掛軸,戴上武癡手套的右手拎起一件未及帶走的褐色皮衣。 
  三弟。他心道。 
  他幾近是要把目光織成利刃般,刺透那片片銀質綴飾,可他也看不見從前荒城裡的鬱卒少年如今是否依然坐在魔界的角落裡尋找自身歸宿。 
  簫中劍猶豫了好些,才決定要帶走那件皮衣,步出客房後是占地不大的花園,雖然失去了人為照料,但有些草木還是翠綠的一如往昔,他手指搭上枝椏,想起自己在懸崖邊種下的一株櫻花,那是株長青卻不會開花的奇異植物。 
 
  冰塊上的光暈轉做帶墨的橙,天色轉暗,簫中劍也放下了魚竿收拾起釣具,宵同時也走了過去,想起雪梟那雙不會放過獵物的眼神,「別提魚簍。」簫中劍這麼說道,然後將煤燈遞給了宵,自己提著其他東西朝屋舍走去。 
  宵沒有馬上回到屋裡,他信步在雪地上散步,有時也看看被簫中劍冰封已久的陌生女子,他習慣等到太陽全然落下時才回到屋裡去。一人一鳥不急不徐的在印著陌生鞋印的雪地上走著,「看過麼?」宵把煤燈提高了些,雪梟歪著頭亮晃晃的大眼眨眨,倒也沒遜色多少。「不冷麼?」沒有聽到回話,宵又問道,此時他跟隨已久的紅髮書生搖著扇子一派輕鬆的回道:「到了十三峰就不冷了。」 
  「嗯。」宵點點頭表示肯定,「你是誰?」 
  「朱聞蒼日。」說話人收起了扇子,「請問簫中劍在麼?」 
 
  朱聞蒼日記得自己頭一次見到簫中劍時正巧是蕭振嶽的壽辰,他隨興化妝成一名侍童在筵席裡兜了個幾圈便覺無聊,來到了後花園裡不見半個人影,只覺有股隱隱而出的熟悉氣息。他左手緊扣著木製托盤,晚風捲起他未梳理整齊的紅色髮絲,還傳出一陣呼啦啦的聲響,朱聞蒼日心下奇怪,沒有披風,哪來這般大的聲響。 
  『喲,忙裡偷閒!』果然後花園尚有其他人在,朱聞蒼日聽音辯位,這稍微蒼老的爽朗聲音出自客房屋頂,他一抬頭,上頭確實有三個人影,除了方才說話的老者外,還有適才在筵席裡出現的少主,最後是他覺察熟悉氣息的源頭,一名戴著帽兜的少年。 
  ……唉呀、這魔氣好像誰的呢。 
  那名少年朝朱聞蒼日瞥了一眼,然後老大不愉快的仰頭乾了一大碗酒。『瞧你直盯三弟的酒瞧,怪可憐的。』老者當朱聞蒼日想飲酒,便丟了一壺下去,聽得朱聞蒼日道了聲謝,他爽朗的呵呵笑罷,又繼續飲酒賞月了。 
  那時朱聞蒼日離去的匆忙,也沒和簫中劍有什麼交集,事後想起只覺那時的冰男該是比現在健談的多。 
 
  他第二次見到簫中劍時已經是在傲峰了,那時簫中劍孤身一人佇在一棵綠的異樣的樹旁,大風颳來一絲絲血的腥甜,朱聞蒼日眉頭填滿了疑惑,卻也只能立在簫中劍身後動也不動。 
  不過幾年過去,如今這個銀髮男子的背影似乎寫著悔恨與不解,種種情緒倒和他曾經歷的人事物有幾許相仿。 
  簫中劍沒動作、他也懶得動,兩人就這麼一日一夜過去,然後朝陽再度升起,簫中劍說話了:『來這裡做什麼?』朱聞蒼日敢保證這話的語氣比傲峰上的風雪還刺骨凍人。 
  『交個朋友嘛。』話還沒說完他就直覺這準是個討打的答案。 
 
宵還沒把朱聞蒼日領進屋裡,半開的門扉就把說話聲給領進去了:「久見了,簫兄。」正在添飯的簫中劍見著了朱聞蒼日道也沒說什麼,只是又去取了副碗筷出來。 
  「果然還是冰男風範啊。」朱聞蒼日又是搖扇輕笑。 
 
 
 
後記。 
宵真是太可愛了>///< 寫到一半只想起自己很喜歡的宵艷……簫二哥遇上蒼日後我反而覺得變難寫了,因為沒抓好就會變成標準的夫妻(?)雖然朱簫很美好但我還是不打算在這裡把他們湊成對,血櫻這謎樣生物果然讓我貫串好多篇啊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