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isted Road

關於部落格
  • 1501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炮竹紅【兵容】

  炮竹紅

 

  民宅的前頭是兩張木桌併出的炮竹攤子,主人家的窗上貼滿了剪紙窗花,還有一串串大紅辣椒在灰白色世界中顯得無比耀眼。「新年快樂。」那紅褐髮色的年輕人拾起炮竹後店家就這麼對他說道,突如其來的句子比拳腳刀槍的暗算還讓他不及招架。不想顯得錯愕,他乾脆扮起了沉默,扔下幾碇碎銀代替回答。「這樣就好啊?」店家見他爽快的付了銀子,又咧嘴祝賀道:「新年快樂啊年輕人!天冷了快點回家團圓!」

  背著包袱的身子正不住地顫抖,因為一句笑話。回家團圓什麼的於他是十分不切實際,或許憋笑實在不是他的強項,不出幾步路炎熇兵燹便開始縱聲大笑。笑了好一陣子後他隻手摀上帶燒的額頭,這才想起自己收在懷中的白玉面具,順手戴上、蹂碎地上乾枯落葉、悶聲打了幾個噴嚏,一連串動作像是要掩蓋稍染風寒的真相。因為面具已經戴上,所以聲音也就不是那麼引人注意了,但他無論如何都想要完全抹滅這個聲響,即使是在杳無人煙的山道上。

  多久沒瞧見炮竹了,這次是要怎麼用。

  抬頭看看現在的天色,灰暗依舊,晚點會有暴風雪襲來罷。拉緊在山腳添購的毛皮大衣,炎熇兵燹終於吐出今天的第一句話:

  「果然是麻煩的女人啊,咯咯咯……」

 

  一身素白衣裳的少女坐在山洞深處,雙手皆深埋在拖地水袖裡。稚氣未脫的臉蛋顯得有些蒼白,烏溜溜的青絲綴著盛開茉莉。她舉起水袖推推那一小簇花兒,動作就一直滯在那兒,或許是想著它們清晨沾著露水的模樣。

茉莉是少女在天亮不久後去花園摘的,薰風把屬於夏日的香氣吹送在希望宮城的後花園裡。揀選幾蕊滿意的花兒,她便走進涼亭裡簪花。『容衣!』聽聞遠遠的一聲呼喚,容衣倏忽間抬起頭來卻不見喊話人影,倒是原先在大理石桌上的銅鏡恍如被方才的呼喚聲擊碎般,不翼而飛。

  好夢果真易醒,即使容衣自己也沒把握那將是場好夢。現今她能肯定的是自己早已不在希望宮城中,更準確地說,是不存於這現世,偏生自己對這種種呼喚聲難以忘懷。千飛島上眾人的、天忌的、寒月蟬的、炎熇兵燹的……。無關目的,或許她只是喜歡呼喚之後隱藏的存在感。

  兵燹,這些年你到哪裡去了呢?

  山洞裡頭很安靜,厚實山壁阻隔了嚴冬的風聲,劈啪作響的火堆給她視覺上的溫暖,身旁的天忌依舊黑袍罩身,兩綹金色髮絲垂在胸前,反射著火焰光芒。他還是一樣的安靜,而容衣依然這樣靜靜的注視他。

肯定是察覺到少女的不安了,天忌於是溫言說道:「快來了。」

「呃、嗯。」容衣還是有些不好意思,對於自己這回的任性,「謝謝公子。」天忌搖搖頭什麼話都沒說,容衣曉得那是他不介意的意思。又過幾刻鐘,當她那雙大眼睛又朝洞外窺視時,天忌替逐漸黯淡的火焰添了些柴薪,蹙眉道:「風雪越來越大了。」

原先睡在天忌衣襬下的也呆見火焰再度升高,於是提著一根比他高一些的樹枝跳出,嘰哩咕嚕的念了一串話後鼓噪的在火堆前動著,或許最不耐煩的人是他也說不定。

 

風雪越來越大了。

斜攲在參天大樹上頭,炎熇兵燹輕蔑的哼笑兩聲,藍寶石一般的眸子隱約能看見山腳下的人家接連燃起了炮竹,深沉夜色中那不斷明滅的火光像是墜入人間的星子。原來,他竟然為了一個女人耗掉整天時間,不想拖延太久,確定肩上的包袱完好如初後他繼續朝山頭前進。

 

「嗯?」察覺也呆正拖拉著自己的衣角,天忌只好起身向洞外一探究竟。

「公子?」

「應該是他來了,」見也呆險些被狂風颳走,天忌直接將其抱起,轉頭對容衣說道:「難得見面,想說什麼就說罷,我晚點便回來。」

 

本來炎熇兵燹是不會跑來這兒的,就是因為日前天忌告訴他容衣有事相求,他才再度回到大雪原──還帶著兩串炮竹。這種玩意兒在鄒縱天眼裡不過是用來碎出一地肉末的工具而已,在鄒縱天不知人道為何物的潛移默化下,即使炎熇兵燹後來曉得它在過年還有別種含意依舊無法擺脫既有的定見。

見天忌方離開不久,一個帶著白玉面具的身影便出現在容衣面前,「你來了……」她語帶欣喜,想接下包袱卻又無法動作。

踏入山洞的炎熇兵燹看著眼前的雪色少女,不自覺露出慣有的玩味笑容:「尚未出口的話語是什麼?太過感動而一言難盡麼?」而那態度總是十分認真的少女也不出所望的給予肯定的答案,「我想,就是如此罷,你是不是著涼了?」

「怎麼,心痛啊。」炎熇兵燹是伸出手來擋住了容衣視線,容衣不免閃身後退反射性問道:「我哭了麼?」

少女身旁不時飄揚的白色衣帶逼得炎熇兵燹想起了人鬼殊途,他瞬時收手,一臉無所謂的笑道:「確實如此,要不要讓妳看看眼淚有多大滴啊?」

容衣聞言連忙擦去了淚珠,搖頭笑道:「不必了,我只是想看你放鞭炮而已。」

「真的搞不懂妳腦子裡都裝些什麼東西。」嘖嘖兩聲,炎熇兵燹解開背上包袱,先是取出一串鞭炮,接著洞口漫起嘈雜的迷濛,間或露出一些火光。

 

容衣凝著炎熇兵燹的背影,總算覺得自己心裡沒了空缺。

真正和親人一塊而度過的新年。

雪色飄帶紛飛,就快要與大雪原融做一塊兒了,見天色逐漸明亮,容衣不免可惜了另一串炮竹。「兵燹,拜託你……」

炎熇兵燹難得服從,在曙光出現之前點燃了另一串炮竹,然後在心底對容衣問了一些話。

妳可知道要是別人我才不會答應麼?

妳可知道炎熇兵燹平時對過年是不感興趣的麼?

大雪原又回歸平靜了。

 

「喂,妳就沒再多點表示麼?」

「容、衣!」

炎熇兵燹忿忿道,他總沒有得到一個滿意的回覆。

看來明年是會再來了。

 

 

 

(砍了很多廢話的)後記。

在自我吐槽與滿足中總算完成了,因為想要電影(?)的感覺所以標題在文中又出現一次。老是用相仿的路子讓自己有些困擾了,總之先說聲新年快樂……雖然內容一點都不快樂?(明明一邊寫一邊偷笑|||)那麼讓本篇偽男主角也呆完成冷到不行的幕後花絮=w=?

 

 

 

風雪不止,山洞一旁也呆揮舞著枯樹枝,臉上寫滿雄心壯志。

天忌:也呆,你到底想說什麼?

也呆:昂首千丘遠,嘯傲風間;堪尋敵手共論呆……我比較帥!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