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1516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Bus stop - Birth. 生【羽西】

 Birth.

  她還是像夏日熱烈的暖風一樣,不帶一點預兆的踏入原木色的花店。「羽仔!」白色上衣搭著一點鵝黃紋樣,湛藍丹寧短褲洗刷的以看不出原本的模樣,斷雁西風踏著楔型涼鞋輕輕巧巧轉至門板後方,有些不滿的抱怨道:「怎麼大門都開好了,沒意思。」

  「下次我把風鈴擺在門把上,妳要怎麼玩就隨妳罷。」羽人非獍身著花店制服,而圍裙大口袋裡則放置許多小工具,背著斷雁西風的忙碌身影一直沒有回過頭來,只是繼續替蓊綠葉子添上清涼。

 

  叮鈴鈴的悅耳聲音就在羽人非獍的話語結束後不快不慢的響起,將風鈴移到門口,斷雁西風食指一邊撥弄著一邊看著桌上一簇簇潔白馨香,那是數盆新開的茉莉。視線又飄至走上二樓的青梅竹馬,自己的心思總能被他看得一清二楚,或許自己的想法總如白茉莉一樣的容易明瞭罷。

  斷雁西風這回蹲下身來,養著茉莉的小盆栽壓了一張小卡,她沒有打開一窺究竟的意圖,緊緊抿住的唇僅僅輕鬆的笑了一下。

  才要站起身來,她就被一束烏黑馬尾搔了下脖子,一回頭,正是打理好背包的羽人非獍。「時間差不多了。」青年眉宇還是鎖著點憂鬱,斷雁西風聞言立刻提起桌角擱著的籐編方籃,小心翼翼的將盆栽與小卡放入其中,「……出發啦!」女子說起話來總是元氣十足,就像夏日熱烈的暖風。

 

  看著被擱在女子左手臂的方籃,淡香自淺棕藤蔓的間隙裡幽幽步出,又回頭看看自己被挽住的左手,站在花店前方公車牌的羽人非獍看著身旁與自己近乎等高的斷雁西風,嘴型幾度更動,一句話欲言又止的掙扎在喉頭。

「羽仔你想說什麼呢?」斷雁西風想了想,不待對方回應便逕自接話了:「如果是要問我剛剛還說了什麼那可是秘密喔。」

沉默了幾秒,紮著馬尾的頭搖了幾下以示否認,「不是,難道妳剛剛還有說什麼嗎?」他空著的另一隻手朝愈發接近的公車揮了揮,不一會兒又拉著斷雁西風一道上車。

斷雁西風沒有像小時候那樣一邊笑著一邊出手敲他腦袋,而是像夏日熱烈的暖風般,輕輕哼笑道:「笨羽仔,就說是祕密啦。」

羽人非獍只是接過藤籃,把靠窗的座位讓給了身邊的女子,然後低低的「嗯」了一聲。

 

我只是想說,別老是穿這麼高的鞋子,對腳不好。

我只是想說啊,孤獨大叔,我會努力讓羽仔快樂的。

 

 

 

後記。

生,新生的茉莉,查單字時恰巧發現茉莉的配色很適合原劇中羽仔的穿著,至於文中不厭其煩(?)出現的暖風只是想配合生在夏天的茉莉啊哈哈……

公車緩慢抵達的目的地是人們總會前去的地方。

是說看起來應該是秋天的西風比夏天的羽仔更熱情啊X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