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isted Road

關於部落格
  • 1501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其四、火蛾

其四、火蛾

  立在緊閉的窗格前,她能清晰看見房中燭火搖曳著,夜已沉、那人不寐。
  明朝就要前去神蠱峰,為何還不就寢呢?心想那人不可能沒發現自己佇立在此已有段時間,但簡單的轉身離開此時卻變得有些困難。
  雨音霜的房間正巧和赤羽信之介的是反方向,因此從來沒有「順道經過」這回事,換言之,當她出現在這裡時就定是有什麼目的而來了。
  「。」房中人出聲了,「晚了,是有何要事麼?」微暗的影子晃動,她能看見一把扇子輕搖,緊握拳頭,雨音霜轉身道了句「無事」,房中人笑著否認道:「倘若無事妳還會立在門前這麼久麼?」

  輕巧到難以覺察的踏步聲此時卻盡收入雨音霜耳裡,接著門扉「咿呀」開啟,赤羽信之介依然扇不離手,他立在門旁說道:「一個猶疑放任在心中久了將會成為一個麻煩,無事兩字向來不是吾會接受的答案。」
  知道沉默也不會換來對方的放棄,雨音霜淡淡道出心中的問句:「軍師……對次等人種沒有什麼看法麼?」語音方落,對方攬住她的身子,轉眼間雨音霜便發現自己已進入赤羽信之介房中,「為何有此一問?」對方不惱不怒,只是單純的詢問。
  知道進入房中只是因為祭司不會監視眾人在自己空間內的所作所為,但雨音霜仍是有些不自在,即便眼前赤紅的背影就像是冬陽般定著她不安的內心。

  軍師似乎真的很喜歡紅色,是因為自己的溘鎢斯正巧是火屬麼?每當她前去向軍師進行任務報告時她也能看見紅色的朱雀剪紙被糊在木格上頭。
  「是對祭司的作法有所懷疑麼?」雨音霜沒有坐下,只是垂手立在赤羽信之介身側,當男人的雙眼對上她圓而大的眸子時,她有些怯怯的逃避過去,回道:「並不是……」
  明明那些童男童女都是與她沒有相干的,但聽到這種任務內容時雨音霜心中還是感到有些不快、或說是憐憫麼?但她心知那是不必要的情緒。
  赤羽信之介推開窗戶,外頭拍打短小翅膀的幾隻飛蛾開始朝燈火湧去,動作慢了些的則是被男人捉起直接引上火苗,他淡淡說道:「人是自私的動物,霜,當妳需要犧牲時,自然會從最不親近的事物下手。就像這些著火的飛蛾,吾並不會為它們難過,撲火是因天性、而吾非是它們同族,就算為它們引了火苗亦不感到心疼。」

  「軍師……」看著著火而逐漸成為點點灰燼的飛蛾,雨音霜訥訥的喊出自己最敬重的稱謂,一雙手不曉得是否該去觸及那被火舌親吻而燙出些許水泡的手指。
  聽著對方遲疑的語音,男人倒是意外了:「還是無法接受麼?」
  想來是會錯意,雨音霜搖頭否認,找出身邊習於攜帶的傷藥,在敷上藥膏時篤定的說道:「雨音霜不會讓軍師失望,從前如此、未來也是。」



後記。
霜啊,別被熟女姐姐打倒了(誤)
只是目前情勢完全沒有發展的可能,天滿大師你去開釋一下(可能嗎)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