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isted Road

關於部落格
  • 1501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其三、朝顏

其三、朝顏

  竹編籬笆上有青藤恣肆遨遊,水晶露珠在初升晨曦照耀下顯得格外可愛。圍籬後是個寬闊的場地,再過去便是崎嶇山徑。

  方圓數里中只有一處人家,而那座寂寥院子離此地也約莫三四里距離。

  場地中只有一位白衣勁裝的小小人兒,方過肩幾許的白髮勉強紮成一條馬尾,其餘髮絲則分散在耳際。手持短刃的她在央心展現身法。

  屏息、旋身、閃避、躍起、擊殺……她心中默念著平時母親傳給她的口訣,母親說那是她父親時常念給她聽的。

  『可以想像麼?大概像這樣……』原先在舀味噌湯的母親解釋時開始拿著湯勺揮舞著,動作不太流暢,或許是在想假想敵罷。對於母親的問題,她一直都是似懂非懂的,懂的是,父親並非是個平凡百姓;不解的是,母親為何總要她試著學起這些殺人技巧,兩人在山野中過著深居簡出的日子又何須畏懼性命之憂。

  聽聞女兒的問題,母親摸摸她柔順的髮絲說道:『,唯有不依賴他人保護,才能主導一切。』

  雨音霜雖然不明白母親語中的玄機,但她至少記下了、也有了一點想法。

  她要變強,然後帶著母親去見父親。

 

  自那時起,雨音霜就在每天早餐過後到達自己整理出的小塊空地,藉著家中一些殘卷學習簡單的武術,雖然無人指導的她只能學起招式而無法發揮威力,但每日每日一點一滴的進展總會使她心中盪起喜悅的波紋。

  一日午後,在雨音霜準備收拾東西折返回家時,她隱約瞥見四條人影閃過。

  為什麼這裡會有人經過呢?她一直以為這裡除了母親與她外是不會有其他人煙的,這裡算是西劍流領域中極為偏僻的所在,若從此處抵達東劍道是可以省下許多時間的,但地形太過險峻所以多數商旅都是選擇大道而行。

  一時興起,她揹起裝著空餐盒與其他雜物的小包飛奔,想看看那四人欲往何方。沒有穿鞋的腳板踩在乾泥地上是靜悄悄的,但現在正值葉落之秋,每當雨音霜落下一步便可聽見窸窣聲響。

  眼前四人並沒有特意加快腳步離去,也沒有放慢步伐甚至回頭與她攀談,前後兩方就一直維持著原先的距離,好似雙方都以同等速度行進著。

  但雨音霜知道事實並非如此,她一直試著加快速度,偏生對方也慢慢加快腳步。當她已大口大口的換氣時那四人背影依舊像是負手緩行的仙人。

  ……或許那就是仙人罷。她看著前方眾人拐進與她家相反方向的小徑,捲起一朵鮮花的紫色衣角飄進她眼簾中。

  抹去爬滿整張小臉和脖子的汗水,雨音霜有些頹喪的走進家門。

 

  或許是她晚上吃飯時臉色太過沉悶,母親便開口問她今日遇到什麼事了。

  雨音霜本要說是仙人,但經過一頓飯的思考,她總覺得那是西劍流裡很強的忍者才是。

  母親說過,她父親是位很厲害的忍者。

  『娘,我想去學忍術。』她躊躇片刻,最後這樣說道。

  她母親沒有阻攔她,反而是用欣慰的表情去回答她的要求,這讓雨音霜有些難受,『這樣我就不能一直待在妳身邊了。』跪坐端正的她揪著衣料悶悶的道。

  女人將雨音霜摟進懷中,用說書人般的語氣說著:『只要霜常常想著母親就好,母親的心永遠都裝得下霜。』無論何時女人講話的樣子總像在說一段悠遠而無關自身的故事,好像只要把距離拉得遠些她就能看清什麼。

  為什麼?雨音霜無暇去問,當時她只想好好享受母親的擁抱。

  後來她是這麼想的,真正的仙人應該是她母親。她的心分明很空曠,卻只裝著對家人的愛,或許是怨妒太龐大,一旦裝入心中就再也無法剔除掉罷。

 

  『還有想帶什麼東西去麼?』在整理行囊時她母親開口問道。

  想起那塊紫色衣料,雨音霜說道:『我想要……牽牛的壓花。』

  呵呵輕笑,女人沒問她想要這項物事的原因,只是出門去拾起昨日落下的朝顔



 

後記。

黑白龍狼的收幕太震撼,完全不想把這篇拉長……(默默爬走)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