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isted Road

關於部落格
  • 1501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其一、莫摘花

    其一、莫摘花

 

  今朝的天是藍的,像是洗刷太過而變得淺色的藍色緞子。

  一片閒雲橫過神蠱峰的高空,閒雲齋內的主人羽扇輕搖,紙燈籠內的蝴蝶悠哉慢飛,想來會是個安穩日子。神蠱溫皇又替自己斟了盞茶,青花瓷杯裡蘊藏著花片的醉人淡香,他睇著茶水瓷杯卻遲遲未就到唇上,不是怕茶湯燙口,而是在想著等等該做什麼事才好。

  ……雲十方。想起這個大麻煩,他儒雅的臉上泛起一抹笑,或許物極必反是自然的定律,而他在此隱居久了就必須再度沾染紅塵俗事,屆時連身邊的她也逃不過。

  思及此,他才想起一早走去花圃的鳳蝶此時仍未折返至身旁,平常若叫她去替草藥澆水除草定是快去快回,早說過她是個辦事效率極高的護衛了。

  真是一反常態啊,他的鳳蝶。

 

  竹編小籃中躺著一把把連根而起的雜草,提著小籃的人一身淺紫,手背的袖套上嵌著鋒刃利芒閃爍的蝴蝶鏢。她面對著一棵約莫兩人合抱的梅樹,伸出手來,欲一探莫名出現的一簇簇馨香。

  薰風捲起落地的片片殘梅也揚起女子束起的如墨髮絲,她終究是下定決心,沾染沙土的纖指觸上枝椏想把一枝不合時宜的白梅帶回廳堂中。

  主人有時興致一來也是會插些花在瓶中的,然後翻閱藏書、閒吟詩詞、品些手做茶點後又是悠哉度過一日。

 

  「別碰。」就在她要折下梅枝時,一股溫和的嗓音從背後響起。

  神蠱溫皇看著鳳蝶詫異的神情,慣性的淡淡一笑,不慍不火的說道:「有毒。」

  信或不信,神蠱溫皇是不曉得的,他只見女子收回手,語氣一貫的倔強淡漠:「那算什麼,習慣了。」

  是為了什麼想要收藏這帶香的雪花呢?他似乎一直瞇起的眼對上女子有神的瞳孔,有意無意間散出的一點點疑惑讓鳳蝶不甚自在,那是在打探消息的眼神,「看什麼?」她沒有別過頭去,雙眼反而瞪的更大,神蠱溫皇笑了。

  他一陣輕笑換來常見的冷眼,「收拾完也該去看看雲十方的情況了。」薄唇勾起,執扇的手負在身後,沒有解釋方才的困惑僅是提醒著等等要進行的工作。

  鳳蝶輕哼一聲,把雜草埋去做了花肥後便去井邊取點水將手洗淨。

  知道鳳蝶是個寡言的女孩,但他沒想到卻連自己所言的「有毒」是如何一回事都沒去細問,期待的心理落空換成一些興味索然,「鳳蝶。」神蠱溫皇又喚了一聲。

  正在擦乾雙手的女子抬首朝主人看了一眼,不言。

  「吾剛剛騙妳的。」真相道破,就不知她會有什麼反應了。

  鳳蝶又是頷首,平淡的語氣裡壓了點怒氣在裡頭:「習慣了。」

 

  羽扇再搖,他掩住扇下的笑意先行走回閒雲齋中。

  倔強的鳳蝶啊。


 

  後記。白梅代表俏如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