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isted Road

關於部落格
  • 1501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念她

  想想我現在也不算小孩子了吧。

  那陣子她剛走時,常常向學校請假,小四那時光我常常拿第四名好像也和那有關係,倘若我硬要扯點關係的話就是那樣。

  沒記錯的話,自己第一次在學校生氣也是那段時光。

  或許我就是不准有人出口嘲笑那人吧,這點有點像劍無極也說不定。「能說雪山銀燕壞話的人只有我」這樣。所以自己不許別人說那人不好、就連親生爹娘也是如此。

 

  學校作文題目裡她是很常出現的。

  第一次寫時是在她走後不久,之後或許又有好長一段時光不見了,最近一次寫是在學測模擬考還是畢業考呢?

  第一次寫時剛好用上了「人死留名、虎死留皮」這句印在聯絡簿旁的諺語,那位和我小姑姑有同事情誼的老老師對我的引用讚賞有加,母親很高興我沒讓他打草稿就寫的不錯。那時候我寫作文的挺正面向上吧?

  最近一次寫的題目是記物,我寫了家中佛堂的紅燈,夜半的佛堂是個令我又愛又恨的處所。

  我曾無聊的寫些話咒那人,跑上去祈求什麼。也曾在她走後不久上去徘徊看看能否遇見的樣子,應該是吧?

  不知從何開始,我的作文就變得有些負面或是理性而缺乏情感了,至少高中老師是這樣看的。

 

  也曾夢過她,僅此一次,在她重返家裡的那晚。

  黑幕如此沉重,她像如月影一樣的皎潔,卻該稱做一身縞素。她沒有回頭,或許是像練峨眉不及回頭。

  夢中的場景沒有大紅彼岸花,因為我小時候不識得此物。

  也許我最近寫的那篇是從這遙遠而迷茫的夢境裡發想的。

 

  她離開了很久,我變了很多。

  忽然覺得自己從未對她做過什麼,那就寫篇文給她吧……

  印象中只在她快離家時為她洗過一次水果、一次米而已。

 

  不知為何,有點想妳啊,奶奶。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