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1506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鏡【BL 多配對】

    【七月鬼祭】鏡
  他正走在一條不深的河道上,應該罷?
  他有一雙散發紫色光芒的瞳,其實河面上有著紫色光暈的,只是現在他目不能視,否則他轉頭應能看出道旁滿滿的蘆葦芒被他的眼染上一層紫色輕紗。
  「這裡是哪裡?」他口中喃喃念著,但他聽不見。
  雙腿感受到水流波動,莫非眼前出現一艘舟子?
  「是你麼?」男人心中一慌,竟想飛奔起來,但泥濘阻礙他的步伐,反而摔到船頭。
  一雙保養極好的手抬起他的臉,低喃:「無事罷。」
  那人牽起一身狼狽的他,請他上舟,是的,不知是因那一摔還是那人的碰觸,他不只聽見那句詢問還恢復了所有知覺。
  回頭一望,河面上沒有一點光芒,連點紫色光點也無,水波上隱隱傳來非人非獸的哀嚎聲。「莫失神了。」那人雙手搖著槳,正色說道:「那是淤積過久的惡念,從河底發出的。」

  那人有著一頭銀白長髮,衣服是白底滾上金邊,直到上岸時他才不意間發現那人是赤足的。
  「這裡是哪裡?」環視四週,目前所在之處應是在洞穴正中央,通道呈放射狀向四面八方延伸,盪舟人坐在一塊光滑平整石塊上,彎下身輕觸幾株病懨懨的小草,回道:「會來到這裡的,都是有著很重很重的執念,我在這裡等著一個人。」
  「他叫什麼名字?」
  洞中唯一的光源恐怕就是這人,他長長的睫毛輕搧幾下,幽幽道:「不勞你費心了,若他沒來也是好的,倒是你,心裡是否想找什麼人呢?」
  「我……的確是。」他垂首,茫茫人海到底要怎麼找尋?
  那人像是讀通他的心思一般,溫言道:「告訴我他的名字,或許能為你指點一二。」
  「御不凡,笑定千秋御不凡。」
  那人直視他身後,沉吟半晌,「……你看不見麼?」
  他左顧右盼依舊對這句回應摸不著頭緒,愕然,「看不見什麼?」
  對方無奈之餘換上一個釋然的微笑,「罷了,可否讓我一位朋友與你隨行?」
  「有何不可。」長路漫漫,有個照應也是好的。

  與他同行之人額上有個火燄的印記,髮色綠白交雜,深綠色部分就像他們正在穿越的竹林一樣翠綠。
  那人笑容十分謙沖有禮,但從不說自己的名字。
  「我的名字已經還給一個人了,不過這樣你說話也許很不方便,」那人雙手撐在腦後,一派優閒自若,「姑且叫我劍邪罷,漠刀絕塵。」
  走了幾里,劍邪看看周遭一片荒蕪,開口問道:「對了,你知道哪裡有鑄劍師麼?」
  漠刀絕塵搖搖頭,這裡他人生地不熟。
  劍邪點點頭,給了一個時辰的靜默。「對了,你在來這裡的路上有聽過誰拿著殺誡麼?」
  「抱歉,我對北武林之事不熟悉。」臨走前,那名自稱如月影的白衣人曾說這人是來自北域。
  「這樣啊,對了……」不待劍邪說完話,漠刀絕塵先伸出手背在他面前示意暫停,「入夜了,不如先烤點東西,等等讓你好好說明。」
  漠刀絕塵一邊架起火堆一邊想著自己多久不曾聽人如此多言了。

  當劍邪取水回來時,只見漠刀絕塵手持漠刀慢慢切割著一塊焦炭。
  「這塊炭有著特殊的香氣呢。」劍邪用力吸吸鼻子。
  漠刀絕塵本來當他是在調侃,但見對方說的認真,便不這樣想了,「你會烤肉麼?」
  「我啊,」劍邪自信一笑,「雖然很久沒做了,不過應該沒問題。」

  漠刀絕塵一邊吃著色香味俱全的烤雞一邊聽著劍邪說明現在的情況。
  「這裡的人都是非人非鬼的狀態,有著強烈的意志力卻不能顯現身形、失去了身軀卻又還未走入輪迴裡,雖然我比如月影先來到此處,但他比我更理解這裡的狀況呢。」劍邪語氣裡有著幾分崇拜,續道:「他說:『因為心中有著未完成的心願,強烈抗拒天理的規則才會來到這處所在,換言之只要完成心願便能回歸萬物法則了。』」
  「那你的心願是什麼?找鑄劍師打造殺誡?」漠刀絕塵從他先前的話語推斷。
  劍邪拍拍地上落葉堆積處,乾的,接著悠閒的躺下,回道:「除了這樣做,我也想不倒還有什麼辦法了……你的朋友,我相信很快就能找到的。」
  漠刀絕塵不明白為何身旁人的願望如此難以達到,只有點頭接受他的打氣。
  「穿過這片竹林便是邪能境了,或許那裡的主人能幫上忙。」劍邪打了個呵欠,迷迷糊糊的說了句晚安。
  寒風不曾止息,竹葉互相摩娑著取暖,漠刀絕塵只覺竹林裡不停的嘈雜風聲弄的他難以入眠。
  一陣暖風拂過他臉,像是道晚安的低語,不合時宜的暖風。
  早就入冬了呢。

  邪能境的外貌像是一間普通寺廟,但擺設與中原相比略有不同,上階前多了一個紅漆牌樓、大殿前還有個綁上粗繩的掛鐘。
  建築物旁一名女僮正手持木杓撒水。
  「要見主人麼?」聽見兩人腳步聲,她放回木杓,機靈的入內通報,不一會兒便出來說道:「可以了,請進罷。」

  主人家正端坐在屋內翻書,身旁有頂略高的紅色帽冠,侍童除了方才門外的少女外尚有一名少年,他端上帶苦的抹茶以及兩盤極甜的和菓子。
  「兩位前來有事麼?」主人家語音甚是特別,兩人直到多交談幾句後才能適應。
  陰陽師聽聞漠刀絕塵的心願後旋即哈哈一笑,「果真是當局者迷啊,柳鷦,取鏡來!」
  少女從內室中取出一面大圓銅鏡,兩側繫著潔白絲帶。
  陰陽師舉鏡往漠刀絕塵身後照去,朗聲道:「他一直在你身旁,沒發現麼?」
  漠刀絕塵不敢置信,手指撫上鏡面,從鏡裡可看見有隻手正觸碰著他的顏,有著暖和的溫度,「一直都這麼近麼?」他手收回,不斷低語著。
  雖然不知道你是怎麼找到我的,但一定是花費了很多心思,對罷。

  陰陽師就地替漠刀絕塵畫了個陣,說是要讓他離開的。
  「劍邪,可惜我沒能幫上忙。」
  一句沒關係,劍邪笑的依然溫和。



後記。
在這邊承認自己私心很大,草如好、雙邪好、沒出來的辰陵好!
一點都不恐怖對吧(得意莫名)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