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isted Road

關於部落格
  • 1501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Signature 【練藺】

   Signature 【練藺】

 

  原木桌腳旁堆著一疊高高的參考資料,那體積太過顯眼,就像是一個小矮櫃放在書桌旁,完全沒有將人絆倒的疑慮。

  藺無雙放下手中的自動筆,伸個懶腰的同時也看看牆上的壁鐘。

  該準備開店了。

  浩然居是間位於市郊的咖啡館,由於店主人還是以寫作、翻譯為重,營業時間也就不長了。

 

  「歡迎光臨,現在還不到營業時間喔。」聽見玻璃門上掛的風鈴發出聲響,他低頭忙著擦拭咖啡杯。

  「沒關係,你手腳很快,相信等會就好。」練峨眉挑了個雙人座,在另一張椅上放著袋子並從中拿出超商三明治。

  「呃,我記得明明有寫禁帶外食……」送上報紙的藺無雙語氣裡盡是無奈,為何自己的規矩在某人面前總形同虛設。

  旋身走回吧台、從櫥櫃拿出咖啡豆,提早開工吧,他心想。

 

  藺無雙問起練峨眉今日怎麼這麼晚上班,練峨眉訕然一笑,回道:「早上有兩節空堂,今天難得睡晚了。」

  曉得昨天是他們姊弟難得一聚,藺無雙問道:「你們有好好聊聊嗎?」

  「老樣子,」練峨眉啜了口咖啡,反問:「他有沒有找你麻煩?」

  藺無雙搖頭笑了笑,「妳多心了。」

  「那小子莽撞的很,要我怎麼不替你們操心。」練峨眉手裡的咖啡匙在純粹的黑咖啡裡攪拌,像是在茫茫回憶中找尋一些片段。

  藺無雙一直認為自己非是多言之徒,和他有所互動的人都曉得,不過面對同樣寡言的練峨眉他總想找些話題來聊,即使如此,他很快又沉默了。

  話不投機半句多?有時事情並非如此,話說多了也不代表就真能成為知己。

  他沉思的毛病似又犯了上來,就這樣抱著托盤站在練峨眉身畔發呆。

 

  興許是門口的招牌仍是寫著”CLOSE”,人行道上熙攘往來的步伐雖偶有在門前停留,但很快又離去。馬路上機車的呼嘯聲、皮鞋與高跟鞋交織的交響曲和室內的闃然無聲形成的極大的對比。

  拿起餐巾紙擦擦嘴後順手塞近三明治的塑膠包裝內,練峨眉心想也是時候該走了,便從袋中拿出一本仔細包上書套的書刊,說道:「上次沒能參與你的簽書會,抱歉。」

  「啊?」藺無雙呆了片刻才像是被雷擊一般清醒過來,見練峨眉對書如此細心,清俊的臉掛上一笑:「沒關係。」

 

  印象裡那次簽書會狂龍一聲笑很安分的把書拿給他,藺無雙那時以為他是代替姊姊出席的,看來事情並非如此。

  或許只是純粹想在簽完名對他說上那句讓他足足胃疼一天的挑釁話語?

  『姊夫啊,你知道為什麼我要開討債公司嗎?』狂龍一聲笑全然不顧身後的人龍就這樣隻手撐在桌上,語調要笑不笑的。

  藺無雙那時皺了皺眉,不論是因為主詞的稱謂還是因為後頭的問句。

  狂龍一聲笑見對方反應和自己預料的如出一轍,得意一笑,續道:『因為我等你上門借錢啊,嘿嘿嘿。』

  想到那句話,藺無雙的胃似又要疼起來。

  好吧,雖然他衣食無虞,但文字工作者這項職業真的無時無刻都會給人一種經濟壓力。

  為了轉移注意力,他打算轉身回去擦桌子,「我還有點工作,失陪了。」

  「等等。」

  藺無雙挑眉,他才剛說完話呢。

  練峨眉把書推到男人身前,說道:「也幫我簽吧。」

  藺無雙看著保存良好的書本,突然覺得現在的景況比第一次出書時還羞窘,從襯衫口袋裡找出鋼筆後,在黃色扉頁裡找個適當的位子簽下自己的名。

  而後他向練峨眉道了聲謝。

  那時練峨眉也正巧向他道謝,聽見對方和自己雷同的辭句,她心裡不禁莞爾。

  「妳也覺得有趣嗎?」藺無雙淺淺一笑,換來練峨眉的惑然不解。他扣上鋼筆蓋,替練峨眉把書放回袋中,又道:「妳方才笑了,難得。」

  練峨眉僅僅「喔」了一聲回應,又找出皮夾道:「這次咖啡就別請了。」

 

  藺無雙在練峨眉走後兩眼依然定定的看著桌上的零錢。

  這次他又向前邁進了幾許呢?

 

 

 

後記。

這算是藺兔子的追求小記?想說讓練大姊太親切就不對了(欸)所以要慢。慢。來。

然後不用問下文XDDDD下文這東西一直都是很隨興的,與其要等不如腦補(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