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1506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白い恋人【蒼赤】

    白い恋人蒼赤】

  星期日早晨,蒼在動作遊戲的背景音樂中清醒。

  「早啊,早餐我買好了放在桌上。」白雪飄眼神專注在電漿電視螢幕上的人物,反正蒼等下會有什麼動作他都了然於心。

  嘩啦啦的水流聲停了下來,走出浴室的蒼脖子上掛著毛巾,擦臉的同時說道:「你假日總起床的很準時。」

  「欸,有嗎?」白雪飄回的有幾分心虛,他可不想承認這習慣的養成全歸功於自家大哥在假日才會允許他玩遊戲。在蒼的軍事管理下他自然對這段自由時光寶貝的很。

  拜託,他都大學了欸,看來只有等到出社會搬出去住才能廢除這些要命的生活公約,再不然就是和同校的九方墀他們一起擠在大學宿舍。

  聽見裝著早餐的塑膠袋離地而發出的窸窣聲,白雪飄曉得蒼已經換好慢跑鞋要出門晨跑了,便說道:「學姐昨天從日本回來了,你要不要去看看她?」

  「赤雲染?你怎麼知道?」準備扣上的門又露出幾公分的空隙。

  白雪飄笑答:「你那時早睡啦,我剛好接到她的來電。」

  大門關上,白雪飄知道對話結束了。

 

  她手指壓上弦、撥子「噹」的掃過去。

  好像不對。

  赤雲染一人坐在和室內,一邊看著筆記一邊凝神傾聽自己撥出的音符是否準確。

  電鈴就在放下筆記時響起,「是誰?」她走出和室,赤足踏上客廳的大理石地板,一股夏日亟需的涼意從腳底流竄至全身,很是舒服。

 

  「早安。」即便把臉上的汗水都抹去,淺棕色短髮和T-shirt上還是明顯看的到汗水濡濕的痕跡,赤雲染呆愣愣的看著眼前的男人三秒後才連忙說了句早安並請人入內。

  「學長……你是剛幫鄰居抓現行犯嗎?」鮮少在假日和蒼打照面也不曾請他進來屋內,赤雲染現在看著這位高中學長就坐在眼前,怎麼說都有些不自在。

  蒼的臉上閃過一瞬的錯愕與尷尬,回道:「沒有,我只是晨跑完順道來看看妳,白雪飄說妳昨天剛回臺灣。」

  雖然這樣有些對不起人,但赤雲染見平時總是板著一張臉的蒼竟也有尷尬的神情,她心中總覺得這位學長至今才多了幾分真實感。

  這讓她不禁輕笑一聲。

  「怎麼了?」聽見那淺淺的笑聲,蒼倒是困惑了起來。

  赤雲染連忙摀住了嘴,之後才說道:「沒什麼……只是今天很意外,以前好像只看過學長穿制服或警裝,總之都是些很正式的衣服。學長給人的感覺總是有點嚴肅。」

  「是嗎?」蒼沒有否認,轉而說道:「妳去日本進修什麼?」

  「嗯,我去學了三味線,對了,」她起身去和室提了個紙袋出來,「白雪飄之前有跟我說他想要北海道的白色戀人,這個送你們。」

  白色戀人是很知名的甜點品牌,蒼也曉得這價格不算便宜。「妳有吃過嗎?」

  「沒關係啦,這個現在還挺好買的。」

  聽赤雲染的回應,蒼自是明白她肯定沒自己買一盒嚐嚐。把印著雪花圖樣的鐵盒打開,蒼接著又將撕掉包裝的餅乾遞到赤雲染眼前,「吃吧。」他說。

  面對這個舉動,赤雲染有些窘迫的看向自己的伴手禮,「這樣好嗎?」感覺很奇怪。

  「不然就這樣吧。」蒼把小小的餅乾一分為二。

  看著蒼的舉動,赤雲染只好笑著把那半塊白巧克力餅乾吃下。

 

  「學長,下一次和白雪飄一起來我家吧,我彈三味線給你們聽。」

  蒼點頭應允了,只是多了個附帶條件:「下次別再叫學長了。」

  「那,蒼,再見。」把門關上,她回到和室內練琴去了。

 

 

 

喔喔,這篇真的打的很隨興啊,對話有點多的感覺?

這不知道是第幾篇有用日文當篇名也不知道是第幾篇點心文(咦咦)半夜看白色戀人的照片和食後感很痛苦啊

整體應該不算太糟吧。

對了大學宿舍舍監是翠山行(無用設定)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