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isted Road

關於部落格
  • 1501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在那遙遠的地方【湘靈相關】

    在那遙遠的地方【湘靈相關】

 

  一雙起了摺子的手,拿起一壺新沏的花茶。

  琉璃壺的色澤華美如霞,那人一手提握壺耳、一掌護著溫熱的壺身,依舊白皙的皮膚看的出下頭的青色血管,而皺起的雲層與點點陰影正和那茶壺上的殘霞相互輝映。

 

  老人的居所是一處和諧的森林,鮮少有人來訪。

  花茶流洩出莓果的甜氛,幾隻飛鳥和獨自吃草的綿羊都群聚在她身旁。

  「請用。」她對訪客有禮的說道。

  昔日長髮的絢爛如金已褪去,取而代之的銀色配合起今日的陽光一樣絢麗。日光流洩而下,順著她的髮再抵達至淺金色的長袍上,形成一股聖潔的景象。

  訪客舉杯、品茗,簡單幾個動作就像照著一套公式執行,像是之前早已操練過數百次而銘印下的反應。

  來人看起來不過是個十歲的小子,頭上戴著頂毛氈、腳踩的鞋子應該十分耐穿,外層皮革雖顯得有些年歲但不見磨損。

  老人垂睫,面前的茶依舊是滿的。

  「想睡了?」訪客的語調帶著幾分譏笑、更有幾分失望。

  「沒有,你多心了。」老人本想再多說什麼的,但憶起和眼前人的約定,便隨即住了口。

  豪氣萬千的灌下一杯花茶,基本上他的動作根本稱不上「品」這字,只是因為動作流暢而給人一種不同於常人之感。

  訪客隨後開口道:「那快說故事罷。」

 

  於是老人輕輕嘆口氣,說起眼前人百聽不厭的故事。

  於是老人深深吸口氣,先唱起一首她百聽不厭的歌。

 

  「在那遙遠的地方,有位好姑娘……」

  來客單手托腮、另一手在膝上打著拍子,興味盎然的聽著。

  他也想唱,但他曉得不要打斷是最好的方法。

 

  「從前,有個美麗的女子,她有一頭及腰的如瀑黑髮。她喜歡唱一首歌、且總出現在另一名女子身邊。

  「她不介意那首歌的大漠風光和她所處的環境格格不入,也不介意她心中所想和世人所想是如此的格格不入。

  「而後,她悉心守護的那名女子為了另一人,不惜代價的到了一處遙遠的地方。那人向她苦苦哀求,因為她總能為那人付出一切;一如那人為了另一人。

  「她心中動搖,因為這一分離不曉得會杳無音訊多久、因為這一分離也顯示她必須永遠把那份想法埋藏心中……」

 

  老人說到這,忽爾又改口了:「不對、應該說她早就曉得了,一個必然的結果。」

  訪客依舊靜靜的,他平時很聒噪的。

  他只因為這故事而靜默,雖然他早就知道這故事的結果,也早知道老人幾時會補上補充、幾時會改口、幾時會終止。

 

  故事還沒結束,老人繼續說著:「女子拗不過她守護之人的要求,她一見到那顫動的金髮,心中就動搖了;她一見到那自湛藍秋水滾落的淚珠,強硬的口氣就放軟了。

  「不曉得經過多少歲月,有天,她因為一件任務也來到那處遙遠的地方。

  「見到她守護之人為著他人受折磨,女子心中悲憤而難受……但她不曉得,這一切都是那人自找的。」

 

  是啊,那是她自己該擔待的責任。

  她總是領悟的太慢,不論是她對她的關愛、他對她的癡狂、她對他的執著。

  她總能消除他人病痛,卻化解不了自己和別人的心痛。

 

  訪客見她發愣了,他知道老人又再度為一個他不了解的難題苦惱了。

  唉唉,世人皆苦、只有他這位狐大仙最逍遙自在是罷?

  故事總是沒有一個明確的休止符,老人總說到興處嘎然而止,她嗓子保養得極好,聲音依舊和從前一樣動聽:「我不懂,你怎麼老跑來這兒聽我說這往事。」

  「我也不知道啊,大概小翠住在妳這兒罷。」訪客又倒了杯花茶,他每每來這都是大杯大杯的灌,像是把他從前沒喝到的份一併喝完似的。

  老人也順著他的意任憑他不成章法的亂喝、也不去想怎麼教他好好品味箇中滋味。

  每個人總有一套品味的方式。

 

  天色不知幾時已是一片昏黃,原先聚集於此的鳥兒也陸續返巢。

  「我要走啦。」訪客對老人揮揮手,心滿意足的離去。

  他行經一旁的百合花圃時,見水井旁盛著一盆水,他順手將整盆水揮灑而下,又道:「幫妳澆過花了,早點休息罷。」

  老人一直垂下的長睫此刻眨了眨,望那花圃一看,又向那訪客點頭道謝。

  她起身,卻沒有回到屋中而是提著水走進自己手植的林中,那雙不似從前澄澈的眸子此刻有神了起來。

  「忘了說後頭還有楓樹和桃花。」抿唇一笑,或許那小子只在乎小翠罷。

 

 

 

後記

大家應該都看得出人物是誰啦,老人是湘靈、訪客是小狐──我想身為狐狸精(?)的他是不會變老的。

對於這段迷離的感情,我傾向寒湘啦(毆)但基本上不會特別支持誰,想當初這兩位姑娘我都有雷啊(爆)

 

這首歌第一次聽是在我的二胡練習曲,在此附上歌詞:

在那遙遠的地方 有位好姑娘

人們走了她的身旁 都要回頭留戀的張望

她那粉紅的笑臉 好像紅太陽

她那活潑動人的眼睛 好像晚上明媚的月亮

我願拋棄了財產 等她去放羊

每天看著那粉紅的笑臉 和她美麗金邊的衣裳

在那遙遠的地方 有位好姑娘

人們走了她的身旁 都要回頭留戀的張望

我願作一隻小羊 跟在她身旁

我願她拿著細細的皮鞭 不斷每天打在我身上

在那遙遠的地方 有位好姑娘

人們走了她的身旁 都要回頭留戀的張望

人們走了她的身旁 都要回頭留戀的張望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