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1506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One Day, Some Day

One Day, Some Day

    朝露【宮燈帷】

  宮燈映紅,今夜的宮燈帷少了個華麗無雙的影子。

  「夜深了。」白衣道長對著一個小小的人影說道。

  「嗯。」不知端來的茶已經是第幾回了,白衣道長替女孩將茶盤放到桌上,摸了摸那頭柔順的黑髮,說道:「龍宿應該有叫妳先去歇息了罷,仙鳳。」

  惺忪的雙眼眨了眨,穆仙鳳夢囈沒兩樣的「嗯」了一聲,直接趴睡在石桌上了。

  喂,龍宿好友,你叫我今天留下來是替你顧門兼顧人的麼?劍子仙跡無奈的替自己倒了杯茶,又入內取了條毯子披到穆仙鳳身上。

 

  疏樓龍宿回來時,宮燈帷外的花草均沾上清晨的露水了。

  「辛苦汝了,好友。」帶著一貫的儒音,疏樓龍宿把依稀在睡夢中的穆仙鳳抱起,「吾就知道仙鳳還是會在外頭等一夜啊。」

  白了華麗無雙的儒教先天一眼,劍子仙跡倒了一杯早已冷掉的茶給疏樓龍宿。

  淺酌一口,對方說道:「汝泡的茶,果然有股寒酸味。」

  「仙鳳睡著了,茶當然換我自己泡啊。」

 

  劍子仙跡記得那天過後,宮燈帷多了個沉默寡言的男孩。

  他覺得穆仙鳳泡茶的好手藝也是因為那晚的等待罷。

 

 

 

    鯉幟鷹荻】

  陰雲如文人所畫之山水,一層一層厚厚的堆疊在彼方,殷良隨性地坐在屋頂上,手指揩去額上的汗後再度拾起紙製團扇、睨了下那「涼」字,深深覺得「言靈」這東西果真不是人人皆通的技能。

  好悶啊,明明雨珠都快自雲縫滲出了,怎的還是不下雨呢?

  鄰家住著三代同堂的大家庭,聽著皮球彈地的聲響,就算有棵柿子樹擋住視線她依然能知道又是大女兒跑來後院玩球了。

  好不容易吹起的微風,把眼前的幾尾「魚」吹到高空中,殷良一邊搖著扇子一邊無聊的對著它們乾瞪眼。

  「殷良?」沖田鷹司懷裡抱著一個熟睡的嬰孩,對著妻子說道:「妳有沒有看到我以前的和服?呃,長得很像妳現在穿的。」

  「馬鹿。」這句日語恐怕是她隨沖田鷹司來到東瀛後說得最順的,「就是這套啦。」

  衣料雖然已經洗刷到有些磨損,但保存得還算完善。身形只比沖田鷹司瘦小些的殷良,穿到她身上並不顯的太過寬鬆。沖田鷹司對這答案不是很意外,畢竟當初殷良就是穿著男裝出現在他面前的,然而他還是順口問了下:「怎麼會穿這件?」

  「方便啊。」想起新年參拜時身上那套根本就是全副武裝了,舉步維艱的她連所謂的小碎步都快踏不出來。

  無奈的搔搔頭,沖田鷹司自那次後也沒再要求殷良穿什麼特別正式的樣式,更遑論自己小時候的妄想──例如說看看未來的妻子穿上十二單衣之類的。

  「對了,你說要買什麼餅回來的。」輕靈一躍,她一眼瞥向依舊在玩球的女孩,兩人正巧四目相對,殷良的舉動惹的女孩單眼皮的小眼睛睜的老大,手中的皮球「咚咚咚」的落到地上。

  「柏餅」讓妻子接過熟睡的孩兒,沖田鷹司和殷良一前一後走進屋內,「妳若當真想學就等身子情況穩定後,現在就別太過操勞……」他說著說著,總覺自己忘了什麼事一般。

  不對啊。

  「殷良。」他將熱好的茶與柏餅取來放到小盤上,兩人就坐在走廊上準備享受下午的時光。

  替自己和沖田鷹司斟了杯茶後,殷良才用好奇的眼神詢問對方。

  「我好像說過不要老是爬上爬下、跑跑跳跳的是不是?」

  「有這回事?」微微一哂,她抱起小孩餵奶去了。

 

  本要替問天譴把菖蒲艾草繫在窗上,但梅神官此時卻對糊在窗框上的白紙發楞著。

  「在想什麼?」熟悉的嗓音自她身旁出現,一雙手接下了完成一半的工作。

  「不好意思……」最後這事還是讓問天譴完成了,「只是在想不知殷良在東瀛過的可習慣?」

  荻神官麼?問天譴想了想,說道:「放心罷,不會有問題的。」

 

 

 

    不眠【嗜君】

  他在屋中輾轉難眠。

  她在屋外沐著星輝。

  白衣女子抽出腰際的銀笛,中氣十足的奏出嘹亮且不刺耳的樂音。

  「吵死了。」嗜殺者又翻了個身。

  「不好聽麼?」一曲未畢,君莫笑直接問起聽眾的觀感。

  嗜殺者沒想到自己隨隨便便的抱怨會被當真,應該說,那句只是無心之詞。

  有些無所適從,於是換了個話提問道:「怎的不回去睡啊妳?」三更半夜跑到別人家門前吹笛子本就是怪事一樁。

  「是說你翻來覆去也快一個時辰了,身子不舒服麼?」她的側影出現在窗口,手裡的銀笛被月色照出淺淺的亮光。

  「妳快點閃人我就能換一夜好眠。」一貫的冷言冷語。

  君莫笑此時說道:「師九如說你前幾天淋了雨,不過聽你聲音應是沒什麼大礙。」

  「妳再不走,天都要亮了。」

  「……也是。」抬頭一望,眉月已經行至天頂西側。

 

  伴著漸行漸遠的笛韻,他闔上了眼。

 

 

 

無聊後記

這三篇都沒什麼主題性啦,呃,中間那篇有應景。

問梅生不出一篇,所以和鷹荻放一起

 

朝露那段本是要寫默言歆犧牲後的事,不過我末世錄還沒補完(笑)

現在若招說最一開始是想像劍子仙鳳應該會被人打死吧(爆),誰叫龍宿以前說仙鳳偏心嗄啊啊。其實某集之後就很難把龍鳳寫的甜了,也可能是最近寫的幾篇文走向都有點灰暗(?)

 

嗜君終於寫出來了,回頭想想我一堆配對都想試啊糟糕(掩面)誰來幫我腦補那篇配對啊!冷門之路荊棘遍布嗎(大誤)

 

對了,鯉幟是鯉魚旗……關於日本的端午節/男孩節詳細資料歡迎上網查!然後和服的問題我寫的沒有多考究啦,大家不用太認真XDD我想沒人會去研究這個吧(喂)

三段的時間大概是 凌晨→午後→夜晚。標題的意思嘛,some day(某一天)專用在未來式,另一個過去未來都可以。

怎麼覺得後記完全在爆走……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