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1516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跫音【白如霜/鐵十三/雪柔】

跫音【白如霜/鐵十三/雪柔】

無聲的跫音(白如霜)

  她的步履一直都是輕輕巧巧的,若不是為她收傘的佾雲意外的將雨水飛濺至瀟瀟後頸上,背對兩人且失神的他也不會察覺有人來到。

  「在想什麼?」彎下身來,白如霜將遮掩住半邊面容的黑色髮絲塞至耳後,她知道,瀟瀟討厭那些礙事的頭髮,總讓他看不清伊人的面容。

  男子躊躇半天,沒想出一句好的解釋,索性不說了。

  在想什麼?

  我在想,雨若在這麼下,妳是不是就不來了。

 

 

 

心憂的跫音(鐵十三)

  不曉得昏迷了多久,鐵十三清醒時發覺自己躺在一張頗為舒適的床榻上,主人家似是怕她熱著了,還替她墊了張竹蓆。

  環顧四周,這屋子的擺設甚是陌生,她開始回想起昨晚的際遇……

  糟糕!小鳳仙不知現在可好?

  本想再拉起涼被睡個回籠覺的,偏偏心中掛念之事一時全數浮上水面,鐵十三俐落的跳下床,穿鞋、開門,準備離去。

  門外一抹黑色人影恰恰映入她眼簾。雖說北辰鳳先的背影也是黑的,但眼前此人顯然不是,因為那黑色的髮絲中明顯可看出被白雪入侵的痕跡。

  鐵十三眨了眨眼,正欲問清姓名,對方倒是先開口了:「這麼急著離開麼?」

  「多謝你的救命之恩,還望告知大名。」

  收起本在把玩的面具,黑衣人轉過身來,又問:「把我的名字告訴妳,妳就肯養好傷再走麼?」

  「這兩者間沒有衝突,」鐵十三心焦難耐,順了口氣才把方才衝上喉頭的血壓了下來,「若你不肯說,我會以『為善不欲人知』來解讀。」

  說完「請了」兩字,紅衣女子便閃過擋在面前的人影,準備回北嵎皇城。

  「一步天履‧尋。」沒有多想的他說出自己本名,「姑娘請了。」

 

  遠去的人影踩著摻過雨水的黃泥地,尋怔怔的看著自己的黑色衣角沾上了幾滴泥水。

  「看那身子,等等又要把人扛回來了……」他自言自語道。

 

 

 

孤寂的跫音(雪柔)

  放下風笛,蘇苓靈動的雙眼眨巴眨巴的望著泰逢,做兄長的被盯到渾身不自在,終於開口問道:「小妹,依妳我相處這麼久的經驗看來,妳這一看肯定沒什麼好事發生啊!」

  蘇苓一聽不怒反笑:「欸,話別這麼說嘛。小妹只是想問問為何大哥這幾日總有點失魂落魄,而且……」

  「而且什麼?」本是坐在石上的泰逢此刻換了個動作,盤腿坐好、雙手托著下頷。

  指著不遠處新栽的花草,蘇苓嘟起小嘴抱怨道:「你老把花兒種在土裡便了事了,有點不負責任啊。」

  生氣蓬勃綻放的花蕊,翠綠葉片上有著幾滴水珠,看來蘇苓方才澆過水了。有些不好意思的抓抓那如獅子一般蓬鬆的紅髮,泰逢說道:「昨天忘了和雪柔姑娘請教怎麼養才不容易死呢……」

  哦了一聲,蘇苓反問:「雪柔是誰啊?」

  看小妹眼裡盡是好奇,泰逢當真覺得今日要聽到風笛再次響起是無望了,喟然一嘆,說起了百里黃泉和雪柔之事。

 

  「兩朵天子蘭……」青鳥般的綠衣少女低聲呢喃,「兩朵孤寂之花種在一塊便不再孤寂了是罷。」

  泰逢哈哈一笑,大手本想朝小妹頭上一揉卻只能凝滯在半空,深怕晚點被修理一頓,「妳覺得他們有機會麼?」

  想起神農村的遭遇,蘇苓眼神黯了半晌,「我想,大哥你還是去一趟罷。」

 

  聽出言外之意,紅髮男子動身離去。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