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1506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磚紅 其之二十。邁步

 

    其之二十。邁步

  將手中一大疊資料整理好,醉飲黃龍把筆電、外接硬碟等設備收進袋中,腕表時間告訴他今日又錯過正餐時間了。

  「深夜時段的速食店應該有優惠吧。」車子開上大街,醉飲黃龍依舊習慣性的看向那棟早已整建完畢的商業大樓。

  手機響起,他接起電話的同時才發現自己未接來電數量有些驚人,「呃、喂?」

  電話一頭傳來輕微的物品敲擊聲,醉飲黃龍心想八成是那人等到心焦了,才又開始拿原子筆敲著桌墊發牢騷。「還知道不好意思,是哪位教授說今天『一定』會來看病的?」

  「應該說是昨天,」醉飲黃龍從窗口取完餐後不忘向來電者糾正,「抱歉啦。」

  尚風悅在電話一端只能扶額嘆息,「算了算了,『晚點』我直接去找你總成了吧,有你這種朋友真是我一生最大的缺憾。」

  原本要說是星期六的,但尚風悅心想現在早就是星期六的凌晨時分了,他可不想再被某教授糾正第二次。

  「哪裡哪裡,讓你無時無刻發揮醫生的善心罷了。」奉送上標準的哈哈一笑,醉飲黃龍向對方道了句再見便結束通話。

 

  知道六銖衣和玉傾歡一個已經就寢、一個在房裡整理行李,伏龍向嘯日猋招手示意來客廳一敘。替嘯日猋倒了杯果汁,伏龍問道:「姑且不論歡歡的想法,你到底想不想去呢?」

  「什麼意思?」

  「單純就為人父的角度來看,不難理解醉飲黃龍的用心啦。」伏龍了呷一口果汁,續道:「有時候啊,長輩總是會用他們覺得對的方式來處理晚輩的問題……」

  嘯日猋「喔」了一聲,反問:「那你的意思呢?」

  伏龍笑了笑,說得拐彎抹角,「歡歡絕對是希望你留下來的,因為啊……」

  嘯日猋見對方說的神秘,便忍不住擰起眉頭、正襟危坐:「因為什麼?」

  「她很認真的替你準備講義來寫啊,別辜負她的好意了。」而後他又多加一句:「我很欣賞認真的小孩啊,別讓我失望啦!」

  伏龍方才那抹神秘的笑容和蒙娜麗莎有的拼了……嘯日猋點點頭,決定先婉拒醉飲黃龍再說。

  決定這種事,到頭來也不能被他人所左右。

  是說他已經能想像對方失望的表情了。

 

  之前不想遇到時那大叔總會在電腦上和他廢話的沒完沒了,現在要找人卻是連堵了幾個小時都堵不到。六銖衣聽了嘯日猋的抱怨後只是淡淡的說:「正常的,他該出現就會出現啦。」

  「這傢伙該不會只把這信當玩笑吧!」單手托腮,滑鼠開始不安分的往小遊戲網頁按去。

  六銖衣看到這光景,便說道:「喂喂,明天要上課了,再說我電腦不是借你玩遊戲的……你不怕我告狀嗎?」

  呿!這人真不通人情,「好啦好啦,那你遇到時再跟我說一聲總成了吧。」

 

  一大早上公車差點沒跌倒,現在……書包意外的從肩上跌落到桌面上,嘯日猋自己也從恍神裡驚醒,自習的、睡覺的、吃早餐的全都抬起頭來,他只得尷尬的笑笑,意外啊意外,天曉得最近書包都重的要命。

  「欸,笑劍鈍,我記得你和醉飲黃龍挺熟的?」就算前一天提早睡覺,週一症候群一樣讓嘯日猋腦中睡意滿滿,話一說完就是一個呵欠。

  嗜音樂如命的他先是拿下耳機又聽嘯日猋重述一遍,在弄清怎麼一回事後,笑劍鈍對嘯日猋說道:「你說這兩天都沒見他上線啊?別擔心,這事交給我吧。」

  在幾個圍觀群眾聽清楚來龍去脈後,笑劍鈍解釋:「醉飲黃龍是個明理之人,我想他能體諒的。例如我願意出國念書是因為我在意之人都在海外,換句話說,你……」

  不待笑劍鈍說完,嘯日猋直言:「歡歡要到哪念書,我就到哪去。」

  「哈,既然如此,」不知哪時把椅子拉來坐好的御不凡說道:「這周六來我家開讀書會吧!反正大家都要用功嘛。而且啊,小妹準備去考證照,各位就先來見識一下手藝如何吧。」

  「說到手藝,她可別忘了我今天要的便當……」黃泉一想起上回一到玉家就是遇到用完晚餐的漠刀絕塵,心裡那股醋味絕對不是普通的醋酸可以比的!

  御不凡拿起隨身帶著的扇子替黃泉搧了搧,安慰道:「欸,我怎麼覺得身旁有座火山呢,別氣別氣,像我這麼認真負責的大哥,自然也有位認真負責的小妹啊。」

 

  見刺血蘭和玉傾歡沒有上來湊熱鬧,御不凡轉過身來發現不遠處的兩人一個睡的正沉、一個自顧自的念書。

  聽小妹說刺血蘭最近都在打工啊……等等再問要不要參加好了。

  至於玉傾歡的話,當然是交給嘯日猋啦!

 

  「歡歡,妳也來嘛,每天都一個人念書多沒意思。」嘯日猋背著圓筒包站在玉傾歡房門口苦苦哀求,又說道:「我可是準備了很多問題要問的啊。」

  明知一個人念書的效率絕對比參加讀書會好得多,但一想起他可憐兮兮的國文成績,玉傾歡苦嘆一聲,連續拒絕數日後終究還是默默答應了。唉,從前有人央著她教英文,分明是弄錯科目了吧!

 

  當玉傾歡兩人抵達玉家時,黃泉早已將畢旅時揹的側背包丟到沙發上不知去向了。

  擔心座位不夠,御不凡想再拉來幾張小凳子,嘯日猋見此連忙接手,「喂喂,我記得你才剛好沒多久吧。」

  「哈,手術很成功,一時忘了嘛。」御不凡笑笑,又道:「黃泉去隔壁替小妹端點心了,絕塵和羅喉他們等等就到。」

  「嗯,話說刺血蘭呢?」玉傾歡把黃泉隨手丟下的袋子放至一邊,再把幾張椅子排好。

  御不凡搔搔頭,說她沒興趣,也就勉強不來了。

 

  甜點的味道隨著房門打開的瞬間竄入,微甜又伴隨冷氣涼意的氣息讓在客廳的眾人精神為之一振,「欸,嘯日猋,這邊八杯飲料就交給你處理啦!」黃泉雖站在剛到的君曼睩等人身後,但請客的要求嘯日猋倒是聽的清清楚楚。

  嘯日猋右手瞬間一顫,自動筆筆心就這樣應聲斷裂,「為什麼啊!不然一人一杯開水也可以啊!」

  黃泉聞此,放下盤子猛然搖頭:「食物都替你省了,知足點啦!」

  「又不是你做的!」受不了那句理所當然的言語,玉秋風在尋視四周何處可以放手中小蛋糕的同時,順便用手肘推了推黃泉,喝斥道。

  見玉秋風今天正綁著他送的髮圈,黃泉心裡樂的很,也就沒去動心思在想要怎麼整回去了。

  一邊把打鬧的兩人看在眼裡,一邊思忖難道黃泉想藉著上次幫忙的名義來敲竹槓?呃,若是這樣也不能說是敲竹槓了,該說是還人情吧……思及此,嘯日猋已經拿出名片準備打電話叫飲料了。

  「好吧,一杯不要超過三十塊欸……」這已經是他最大限度了。

  見玉傾歡似乎在考慮要不要喝,嘯日猋立刻說道:「歡歡妳就不用客氣了!」

  「哈,我才要說玉傾歡妳不用擔心,這傢伙一定會請妳的。」黃泉把幾個人寫好的訂單放到嘯日猋眼前,就開始乖乖念書了。

 

  玉傾歡打開身後傳來的紙條,看完後差點沒暈倒──等一下就可以網路查榜了,不要忘記欸。

  讀書會過後嘯日猋就真的卯起來奮發向上,平常成績算是中等,而學測成績倒是比模考多上幾個級分,所以他們才有幸能報上同個校系。這樣是不難理解他的興奮之情……可是他從昨晚就在提醒了,說實話有點煩啊。

  斟酌了老半天不曉得該不該把紙條傳回,還好考慮到最後總是救人一命的下課鐘及時響起。

  樂音的第一小結尚未結束,嘯日猋立馬衝出教室,速度快若離弦之箭。玉傾歡也跟著慢慢步出教室,然而只是慢慢的。

  一如玉傾歡所料,嘯日猋並沒有直接到圖書館去,而是在走廊的一頭等著,於是她一邊加快腳步、一邊小聲抱怨:「榜單又不會跑,你在急什麼呢。」

  一把勾起玉傾歡的手,嘯日猋笑道:「我又不像歡歡每次都像老僧入定,難道妳都不會緊張嗎?」

  找到無人使用的電腦後玉傾歡立刻快速的鍵入關鍵字、打開學校網頁,「我覺得心裡多少有點期待啊,緊張也有點吧,」回頭看看嘯日猋,玉傾歡笑笑,「吶,現在誰要先看啊?」

  「歡歡妳先吧。」反正都同個校系嘛,誰先誰後都一樣啦,只是說心理準備還沒做好倒是真的。

  「嗯,是說,我也幫你看完了……」玉傾歡遞上一個笑臉,「恭喜啦,我們又是同學了。」

  嗯?他剛剛聽到了什麼?腦筋一片空白的感覺他終於體驗到了。

  在眾人投以譴責的目光後,嘯日猋才反應過來自己剛剛做了什麼。

  哈哈,誰叫我太高興了嘛……

  「圖書館裡不要大吼大叫啦,」輕嘆一聲,這堂下課定是幾家歡樂幾家愁,「快上課了,趕快回教室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