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1506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還鄉【蒼赤】

    還鄉【蒼赤】

  銅盆的水又更換了一次,一雙素手把帕子擰乾、折好、再輕輕覆在病人的額上。探探額溫應已稍降,白衣人起身欲向正在廚房熬藥的同修取來藥湯。

  「呃,等等。」鼻音裡帶著幾分嘶啞,翠山行撐起身子自懷裡拿出一張清單說道:「可以麻煩妳下山買這些東西麼?」

  赤雲染困惑的接下單子,再替翠山行送上杯茶水替他潤潤喉,「怎麼不找白雪飄呢,他應該更樂意下山啊?」

  翠山行呵呵一笑,「我怕他晃著晃著就忘記回來了。」

  被翠山行的批評給逗笑,赤雲染髮際旁的幾撮紅色流蘇隨之輕顫,「好罷,那我就替師兄代勞了。」

  「有勞了。」不想再讓赤雲染多跑一趟,他又說道:「藥湯就請白雪飄送來罷。」

 

  弦首又在撫琴了麼?赤雲染拾級上亭,走至蒼的身側問道:「赤雲染今日代二師兄下山,弦首可有需要什麼?」

  「妳平安歸來就好。」旋律不隨著言語而變調,自赤雲染走到他身側至後來拱手下亭他未曾抬眼。

  曲子未完,只是隨著獸爐的煙散去了。

  他困惑赤雲染分明只是下山採買東西罷了,為何自己脫口而出那句話;而她也不解自己何以特意前來還打擾了弦首操琴。

 

  異度魔界現世,道境玄宗欲助中原正道戡魔。

  「此番前去苦境,弦首可有還要交待什麼?」

  「妳平安歸來就好。」

  他總是說著這句簡單的話,她也總能完成這個要求。

 

  直到最後,她才曉得這句話的困難。

  他多年後才曉得,從前的習慣是來自一種更深層的憂心。

  他應該早在赤雲染替他中毒時發覺的。

 

  冷風驟起,吹散了白雪飄面前藥壺的濃厚藥味。

  「嗯,有外人闖進天波浩渺?」放下葵扇,心知來者恐怕不善,白雪飄負在背後的手暗做法訣,抬眼一看驚道:「是你,昭穆尊!」

  「兩位同修,久見了。」不同的稱呼,一樣的威儀,昭穆尊見赤雲染病體孱弱,心中勝算又添數分。

  熟悉的語調、銳利的眼神,恍然大悟的赤雲染心下喊糟,操起三弦琴蓄勢待發。

  「不對……」不遠處白雪飄臉上亦是驚恐,「你是……」

  昭穆尊笑的猖狂,「哈哈哈!正是吾,金鎏影!」

 

  藺無雙,我連告訴他的機會都沒有,你知道麼。

  我想,因為我們只是同修罷。

 

  吾回來了。

 

  他一如往常的指點玄宗門人,替他們解經釋疑,在封雲山腳民房升起裊裊炊煙之時再步上迂迴的山徑。

  一如往常,步入天波浩渺內,「吾回來了。」蒼低聲說道。

  該說給誰聽呢?

  他曉得、他一直都曉得,就算少了歡笑人語也會有鳥鳴啁啾聲回應。

  他想起莊子的濠梁之辯,忽爾當真認為那些鳥兒是在回應他的。

 

 

 

 

後記

這篇難得的短,哈哈哈……和最近的文比起來啦。

標題裁自蘇軾的江城子(十年生死)下闋第一句:夜來幽夢忽還鄉

不過個人最愛最後的「料得年年斷腸處,明月夜,短松崗」

 

話說蒼被我寫得有點……怪?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