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1516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磚紅 其之十九。畢旅(肆)

    其之十九。畢旅(肆)

  眼光猶疑的亂轉,最終總會回到側背包裡那封航空郵件。

  是說六銖衣也挺了解收件人的心思,曉得交給他才不會被直接扔到碎紙機裡,又或許是因為自己的身分吧。

  那麼,身為班導的他,到底該不該把這封信交給嘯日猋呢?

  唉唉,想那麼多做啥,再說嘯日猋拒絕的機率高達十足十啊!

 

  央森抽出信件,盯了幾秒後又放回背包。回頭瞧瞧後方正有說有笑的兩人。

  現在就別破壞別人的好心情了!

 

  「下車趕快去上個廁所,等一下要直接回學校了。」在遊覽車陣緩緩駛入休息站後,領隊不厭其煩的拿起麥克風提醒著。

  看來看去也沒什麼特色嘛。抱著隨便逛逛的心情,黃泉環顧大廳裡的眾多商家,最後落到一攤賣鮪魚糖的上頭。賣糖的中年婦女一抬頭,見到黃泉似是猶豫不決,便開口大聲招呼道:「同學啊,多吃魚對視力不錯啊,看你眼睛都瞇成一條線了,書要讀但視力也要顧啊。」

  現在是怎樣,嫌我眼睛太小?

  「不好意思啊,我兩邊都2.0。」懶得再搭理那婦人,黃泉踱步回到遊覽車上。

  左思右想,手邊要送玉秋風的大概是髮圈和小黑夾吧。誰叫她讀餐飲科老要綁包頭啊。

  不過畢旅帶這回去會不會有點……算了、實用嘛。

 

  把書包穩穩的安在腳踏車後座上,玉秋風心中不住的哼歌。星期五一向都有讓人心情愉快的力量,但她總覺今日雀躍之情更勝以往。

  今天英文小考滿分?不對,這沒什麼值得慶祝的。黃泉那傢伙今天回來?應該不只是因為這傢伙吧……

  啊啊,一定是因為大哥今早說星期一就能回學校上課了!

 

  按下租書店自動門上的按鈕,玉秋風一踏入租書店入眼的便是正在整理書籍的刺血蘭。

  「學姐今天好早到啊。」她記得平時來租書時遇到的都是店長才是。

  「因為沒去畢旅,改了一下排班時間。」把方才歸還的半套漫畫放回原位,刺血蘭跳下椅子,對玉秋風說了句「等等」,隨即從櫃台裡找出幾本小說,「妳上次說御不凡要租的。」

  付完錢後玉秋風順便向刺血蘭告知了御不凡將能回學校上課之事。

  「這樣啊……今天漠刀絕塵才說要給他筆記呢,妳回去時說不定他還在。」

  對於御不凡受傷之事,刺血蘭心裡多少有些愧疚,想不出能再幫忙什麼,只好叫玉秋風轉達要注意傷口、別提重物等等。

 

  就如同刺血蘭所言,玉秋風回到家裡時漠刀絕塵的確正在和御不凡讀書。

  將小說放到御不凡的床頭櫃上,玉秋風又瞟了鬧鐘一眼,說道:「時間也不早了,漠刀學長你要不要順便留下來吃飯啊?」

  「不用了,我自己去買就行。」一派的禮貌和冷然。

  御不凡搖頭道:「老是吃外食多不健康,讓秋風煮頓色香味俱全的滿漢全席給你嘗嘗嘛。」

  「我想滿漢全席也沒多健康……」玉秋風忍不住小聲吐槽,又對漠刀絕塵笑道:「其實也和便當店賣得差不多啦,就當做省一頓飯錢也好。」

  盛情難卻,漠刀絕塵只好對御不凡說道:「也好,晚點我再把模擬題本給你。」

  「咦咦!怎麼又有題本要寫了?」御不凡臉上滿滿都是疑惑和驚慌。

  突然朝半開的房門縫隙一望,聽見樓下開門聲的玉秋風曉得玉刀爵已經回來,拉起御不凡的手說道:「想也知道是大哥養傷太久。好啦好啦,再不下去是要讓漠刀學長在你房間舉行飢餓三十嗎?」

 

  早已空蕩蕩的校園外頭停了幾輛遊覽車,學生們井然有序的領取完行李再相互道別。回到學校的學生約莫只剩出發人數的一半,有的已經先在其他地點下車了。

  玄關前的停車格前,剛離開辦公室不久的伏龍正在等待兩個孩子的歸來,六銖衣則坐在車內看書消磨時光。

  「還好塞車不是很嚴重……」玉傾歡雙手提著圓筒行李袋自言自語道,又見伏龍已將車子停在玄關前,便問道:「讓你們等很久了嗎?」

  簡單的說了句「沒」,伏龍把後車箱打開,待兩人將行李都放好後便說道:「回去早點休息吧,記得你們又快考試了呢。」

  嘯日猋一聽,立刻皺眉道:「欸,別這麼快就提醒,我還不想面對現實啊。」

 

  車子正欲發動之際,央森匆匆趕上,敲了敲後座的窗玻璃,玉傾歡搖下窗戶問道:「老師你怎麼了?這麼著急。」

  「Well~ 我剛剛差點忘記要給嘯日猋這個了。」故做輕鬆的笑笑,總覺得等會兒有人會在他面前抓狂。

  接下玉傾歡轉交過來的信件,嘯日猋問道:「這是……?」

  央森乾咳幾聲,正色道:「這是醉飲黃龍邀請你到美國升學的信。」

  「你說什麼?」嘯日猋和玉傾歡兩人異口同聲,而後嘯日猋立刻把信拆開,目光略為掃過上方筆跡,「什麼歪理!」

  放下手中的書籍,六銖衣插口問道:「他上頭寫什麼?」

  「他說他要補償刀無極之前所造成的傷害,想好好栽培。」嘯日猋頓了頓,續道:「然後又說呢……我國文造詣不是很好,在這裡考試太吃虧了。」

  「我想你有辦法聯絡上他,不然就找六銖衣幫忙吧。」央森尷尬笑笑,「這事情的好壞我不能幫你評定,事情攸關你的未來,好好想想。」

 

  事情果然還是這樣嗎?玉傾歡默不作聲,但想到嘯日猋似乎興趣缺缺,她便試探性的問道:「你想念哪裡的大學呢?」

  「呃,當然是把國文搞定再說,」把手中的信隨便折折塞進口袋,嘯日猋笑道:「不然我就要被歡歡趕到國外去了呢。」

  玉傾歡佯怒道:「我才不會!」然而在得知嘯日猋的心思後,她對後頭那句玩笑話也不是那麼在意了。

 

  在整理完行李後,黃泉驚覺時間已到八點多。原本想約玉秋風共進晚餐的,但自己一拖便是幾個小時過去。

  「是說上次那警察提供的餐廳還真不錯。」缺點就是學生很難負擔,要不是有那張招待券,他怎麼可能說服平常都不讓他請客的玉秋風吃頓下午茶。

  把買好的禮物帶上,黃泉決定先把東西拿去給玉秋風再說。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