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15352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磚紅 其之十八。畢旅(參)

    其之十八。畢旅(參)
   「嘖,一不注意就和大哥聊太晚了……」叉起白瓷盤上的煙燻培根,黃泉覺得有些食不知味了,他昨天到底和蒼月銀血喝了幾手的啤酒啊?

  依稀只記得昏睡前丹瑩的責罵和幽溟的輕笑聲。

  雅致的地毯使身邊的椅子被人拉開也難以察覺,直到君曼睩無意的撞到黃泉肩膀才把他從恍神中喚醒。

  「啊啊,抱歉。」面對來者的致歉,黃泉只是簡單搖了個頭。現在精神實在很差,等會兒上車一定要好好補眠,還要跟笑劍鈍借副耳機,不然晚點有人開嗓了他絕對會慘死!

  經過幾分鐘的輕聲交談,少女才向他問起話來:「對了,等一下不是要去天文館嗎?」習慣吃中式早餐的君曼睩先是把一小碟花生拌入白粥,接著一邊夾起菜心一邊問道:「等等要一起逛嗎?」

  不曉得是吃得快還是吃得少,明明是最晚入座的人,羅喉此時卻早已在喝紅茶發呆了。「他叫妳問的?」這種問話方式早晚會成為公式吧。

  「秋風沒來,想必你很無聊吧。」問句從君曼睩口中吐出倒成了肯定句,接著續道:「幫二年級天文社社員拍些照,以後招社員時多少有加分效果。」

  喂喂,你們兩個早就替我安排好行程了吧。心想恭敬不如從命,黃泉答了句「隨便你們」便離位了。

  宿醉真的很麻煩,下回換成打XBOX可能會好一點。

 

  經過一晚的好好休息,玉傾歡覺得今日身體已經好很多了。

  「差點忘記問了,你昨天是在問什麼講不講的?」心怕自己會錯意,玉傾歡又補上一句:「是問我還是問『他們』?」

  「什、咳咳……」我絕對不會說剛剛被自己口水嗆到!嘯日猋現在對玉傾歡優秀的記憶力感到一絲絲困窘,歡歡妳那時不是快睡著了,怎麼會記得啊?

  這問題有這麼難答嗎?見對方一臉尷尬,玉傾歡於是說道:「當我沒說吧,沒事。」

  「嗯,等我想起來再跟妳說可以吧?」抓了抓頭,好不容易找了個理由搪塞過去的嘯日猋無奈的笑笑。

  原來是忘記了?玉傾歡輕笑幾聲也就沒再多說什麼了。

 

  展示場中製作精美的渾天儀令人差點忘了這是件觀測儀器,「好漂亮……古人似乎習慣講求實用的同時再追求美感啊。」

  「嗯,」想起自己之前好像也有類似的想法,嘯日猋說道:「像生物講義上的虎克顯微鏡?」

  又是跳躍式思考啊?突然從地科跳到生物,讓玉傾歡思索了片刻才回道:「對啊,我記得鏡筒那邊還雕花呢。」

 

  比起天文館,更多人今日的心思是著重在晚上的活動,有的午餐隨便吃包點心了事,只為了把空盪盪的五臟廟留給現在遊覽車前往的地點。

  人山人海的觀光夜市。

 

  霓虹燈忽明忽滅的閃著,人聲鼎沸一向是夜市的同義詞,不論所處何處。

  「欸欸,歡歡妳要先吃什麼嗎?我肚子已經在叫了。」掏出口袋裡的錢包,嘯日猋開始研究今晚的失血量。「怎麼覺得我會沒錢玩夾娃娃機啊……」

  玉傾歡敲了敲嘯日猋的頭,正色道:「把你的肚子填飽吧,你不要到時候在車上對我抱怨沒吃飽還是忘了買宵夜什麼的!」

  側頭順勢往玉傾歡肩上倚去,嘯日猋撒嬌的說道:「那好嘛,我們先去吃東西再去玩別的。」

  肩上的重量讓玉傾歡瞬間無言。

  她現在該先答應去吃晚餐呢?還是問嘯日猋哪來的膽子做出這種情侶般的行徑?

  的確是好大的膽子沒錯,但玉傾歡察覺自己沒有想回敬一招過肩摔的衝動。

  那她現在該做什麼……把肩膀移開嗎?

  腦中剎那間浮現出嘯日猋險些摔著的影像,被自己的想像力給逗笑,玉傾歡心裡有了點想法,往嘯日猋的手掌拍了一下,說道:「快走啦,別再當路霸了你。」

  這應該不是Tom SawyerPuppy Love,好歹她平時有把他的一舉一動看在眼底、好歹他們也有三年同窗的時光。

  然後他還不知不覺變成她家中的一份子。

 

  考慮到玉傾歡的胃口明顯比自己的小很多,在吃了一份蚵仔煎、兩碗大腸麵線後嘯日猋便決定把其它目標當做宵夜帶回去,免得讓他的歡歡只能看著他吃東西發呆,這情況絕對會被自己的良心譴責到想挖個坑跳下去。

 

  「只剩五分鐘嗎?」看看手機螢幕,玉傾歡發現自己漏接了幾通電話,「啊,我剛剛忘記打電話給伏龍了。」

  「不如回車上再打吧,夜市這麼吵,要聽也聽不清楚。」嘯日猋清點了一下塑膠袋裡的戰利品──雞排、鹽酥雞、滷味、豆花、鯛魚燒、仙草凍奶……這樣加一加應該會吃飽啦。

  對了、好像還忘了一個東西……

  見身旁少年有些忙亂的神情,玉傾歡揚起手裡的猴子娃娃問道:「在找這個嗎?」

  「原來我已經先給歡歡了啊,」嘯日猋鬆了一口氣,笑道:「那也差不多該上車啦。」

 

  走回遊覽車的路上出奇的安靜,玉傾歡雖是有些不習慣倒也不在意,反正依她經驗來看,不用多久嘯日猋就會開口了。

  「歡歡,我好像想起來了。」經驗法則總算在上車前應驗。

  玉傾歡喔了一聲,問道:「是什麼事呢?」

  和其他老師分食完點心的央森無巧不巧的路過,拍了拍嘯日猋肩膀,笑笑的說了句「加油」就回車上。

  老師你這樣是影響士氣啊啊啊!嘯日猋深深覺得自己原本準備好的心情都被打亂了。

  接著手中的塑膠袋被人拿走,黃泉痞痞的笑道:「玉傾歡,妳可以多說幾次pardon沒關係,我會叫司機大哥等著。」

  「黃泉你不要把我的宵夜給吃掉!」煩吶,這有陰謀啊!

  從車上居高臨下的俯視嘯日猋兩人,黃泉只有搖著那杯上未插吸管的仙草凍奶壞笑著。

  真是的,這人怎麼會拖拖拉拉成這副德行啊,怪不得某人有交待要給點刺激才行。

 

  「歡歡。」

  「嗯。」

  再不講就會影響開車時間了對吧……

  「畢業之後也一直在一起吧!不要說pardon!上車吧!」嘯日猋直接拉玉傾歡上車,又對她附耳加了幾個字。

  「不要跟別人說欸。」

  「……誰敢說啊,去吃你的東西啦!」

 

  在車上等到快睡著的君曼睩聽著兩人打鬧的對話,臉上漾出一點得意的笑。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