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1521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龍鳳 微佛言】復結如意

  

 

  「傾城姑娘,我來拿上回訂的東西了!」約莫卯時,打著紙傘的人影在剛開門不久的古林食堂外向裡頭的言傾城打招呼。

  興許是在忙罷,少女站了半晌不見有人應聲,便收起了傘,順著竹籬笆繞了半圈走到食堂後院。

  暖洋洋的色調在眼前奔馳,「別再跑啦!」言傾城寬袖捲起,用白繩綁好,藕臂雖是嬌弱無力卻因經驗的積累而佔了絕大的優勢,按住了發出咯咯求救聲的雞、俐落的把刀橫在其脖子上,如注的血不一會兒便放乾了。

  唔,好快的身法。穆仙鳳霎時間倒是看呆了,雖然不比庖丁解牛的神妙,但熟能生巧的結果確實是令人刮目相看。

  所以她下回要用袖中劍來料理食材麼?罷罷罷、今日不是來和人商討庖廚之事的。

 

  食堂內擺設簡單但不失溫暖,菜單上的字跡皆是娟秀的行楷,穆仙鳳接下主人家沏的茶葉,歉然道:「仙鳳似乎打擾到姑娘的工作了。」

  「沒的事。」淺淺一笑,言傾城雖然與眼前的女子沒有許多交集,但打從心中就有一絲絲的好感,將自己杯中的熱茶飲盡後,言傾城便走上樓去,下樓時手裡多了兩個如意結。

 

  龍煙宛在豁然之境不遠處,一向秉持著狡兔三窟原則的疏樓龍宿,憑著雄厚的資本,有著許多據點自然不令人意外。

  在巡視完空盪盪的龍煙宛後,穆仙鳳便回到豁然之境──主人交待過,要待在這裡的。

  自客房取出白玉琴,遲疑了半晌,蔥指再度撫上弦去。今日她又偷偷奏著疏樓龍宿的白玉琴消磨半日時光。

  豁然之境內琴音錚錚。經過連日來的練習,穆仙鳳已能奏出流暢的樂音,然而曲勢因為撫琴者心思一時的紊亂嗄然而止。

  「仙鳳鎮日待在這兒很是無聊啊。」自己這樣一人練琴幾日了呢?吐出積壓多日心聲後的穆仙鳳無聲嘆息,自己武藝上小幅度的進步已然無法成為正道亟需的前線助力了。

  信任,妳要相信三先天的實力,這是妳該做的。

  十指一滑,如龍煙宛的水聲,無心將曲子奏完只好胡亂的收了尾。細心的收起主人的白玉琴,還好當初有帶至豁然之境,不然自己在這兒鎮日掃地、蒔花、翻書遲早也會膩。

 

  「嗯?此地就是豁然之境?」慵懶的男子嗓音自入口傳進。

  好雄渾的內力,竟然傳至內院來。不帶半分遲疑,穆仙鳳飄然出現在門口:「公子登門造訪有何要事?」

  來者的反應倒是出人意表:「妳是仙鳳罷?吾要去龍煙宛。」

  這人怎麼知道我的名字?說話者的態度實在太過理所當然,穆仙鳳臉上難掩驚訝之情,盡力擺出一開始的冷靜,「公子可否先告知來意?」

  自我感覺過分良好的香獨秀壓根兒沒在顧慮眼前少女神態的變化,聽聞對方的要求,他便簡略的說出劍子仙跡引薦一事。

 

  「耶,所以阿龍不在啊。」眼前景色水氣氤氳,香獨秀負手環顧四周,很顯然的此處只有他和穆仙鳳。

  拿起掐絲琺瑯製的茶壺,本想為客斟茶的穆仙鳳聽到「阿龍」二字險些就把手裡貴重的陶器連著茶水一塊兒摔出去。「什、什麼阿龍?」待在疏樓龍宿身旁這些年來她從沒聽過這詭異的稱呼。

  太太太太不適當了罷!縱然穆仙鳳心中有千言萬語想發作,但理性告訴她千萬別失了東道主應盡的本分。

  香獨秀沒有即刻給予答覆,而是先讚了穆仙鳳手中的景泰藍,再道:「這是仙長替我介紹時說的啊,另外他還交待了儒門龍首好客非常,不、必、客、氣。」在句末四字加重完語氣的香獨秀順勢接下茶杯,香茗一杯再搭上週遭美景,寶貴假期的開頭便給他極佳的印象。

  不、公子你有所誤會了……穆仙鳳心中暗暗替疏樓龍宿叫苦,劍子先生你給主人帶隻蝗蟲就算了,依他獨到的品味來看,這裡的收藏絕對通通奔流到海不復回啊!

 

  已走到池畔的香獨秀眼見穆仙鳳心神恍惚──至少在他眼裡看來是如此,便說道:「別把那壺茶給打翻啦,露水收集不易的,鳳兒妳覺得累的話大可先退下啊,就算蝶兒她們沒來服侍吾一樣可以好好洗去一身塵埃。」

  「公子所言甚是,仙鳳這就退下。」不消他人指點,穆仙鳳心中自然知曉這壺茶的價值。

  不曉得主人回來之後會有何反應……

 

  華美的扇子優閒自若的擺盪著,搧成一道道小小的銀河。

  現在佛劍分說之事由他人來處理,然疏樓龍宿也沒閒著,回到龍煙宛後他便要從茫茫書海中尋得正道所需的一絲曙光。

  今日的龍煙宛分明與平時沒什麼不同,但為何他心中卻有一絲不安?

  「主人!你回來了。」十指緊緊交握在身前,穆仙鳳見著疏樓龍宿的神情只能用解脫兩字來形容。

  「發生什麼事了麼?鳳兒汝看起來很是心慌啊。」

  深深吸了口氣,本想好好解釋眼前的螟螣之災,然而禍源早已率先開口:「華麗如斯的身影……你就是阿龍對罷!」

  能讓向來璀璨耀眼的疏樓龍宿立馬黯然無光的大概就是這詞罷,穆仙鳳秀眉微蹙也不再多說什麼,只是聽著眼前兩人的對話。

  不久,有點不正經的聲線化破了黑壓壓的夜空。

  秦假仙來的正是時候,穆仙鳳心想,若是香公子再口無遮攔下去,等等會不會就來一記龍騰怒潮了呢?

  所幸香獨秀尚有要事在身,疏樓龍宿和秦假仙敲定的苦境導覽買賣要等下回才生效。

 

  送走了名副其實的貴客,穆仙鳳想起自己今日剛拿到的如意結。

  「主人……」繡鞋跨過書房門檻,少女囁嚅著,疏樓龍宿原先面對書架的身影依舊背對著,應是因為太過專心而沒有聽見。

  穆仙鳳又喚了一聲,這回疏樓龍宿回頭了,不待男人發言,穆仙鳳先是將手裡的如意結遞上前去:「今日看到的,主人拿去當書籤罷。」

  「那鳳兒汝要拿來做什麼呢?」遙指著桌面上白玉琴一側的墜飾,疏樓龍宿輕笑,琥珀色瞳孔裡盡是期待。

  被、被發現了。

 

  端著一碗未涼的餛飩湯,言傾城坐在古林食堂外看著西下的落日。

  對街的婦人拿著幾尺長的大弓彈著如雪的棉花,幾個調皮的孩子穿著開檔褲又跳又鬧的圍著婦人玩。

  或許是被鬧得火氣都上來了,那婦人舉起大弓威嚇著。

  微微一笑,忘了一個人的寂寥;或是比起現今的安穩,她並不在意那輕如鴻毛的寂寥。

  大師,傾城很好,傾城永遠感念那日的恩情。

 

 

 

  算是後記。

  雖然喜歡寫配合正劇的東西,但仙鳳這段我實在有大修的衝動。(已經差不多了)

  坦白說我對穆仙鳳是沒有多熟的(毆)但官網既言她「聰慧機敏、善解人意」那麼我能不能說這回她沒有表現出她的特質……

  一是因為我忘的很快、二是因為上述因素,香公子這段我就半發揮了(攤手)

  另外佛言嘛,彈棉真的是拜寒煙翠給我的靈感。至於傾城和仙鳳怎麼認識的大家就別計較了。

  如意結:http://home.so-net.net.tw/eva_pig/tuition/bianhuajie/03.htm

  一開始這梗也是想到佛劍(爆)因為最早是在藏傳佛教文物插畫上看到的。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