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1506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幾頁華胥(二)

     鳴金之章(鴉聆)
  秉天之儀,太陰司鮮少舉辦的大祭,此番為了慶祝苦集兩境合作將妖世浮屠擊潰,太陰司三位祀嬛都換上了祭典用的衣著。
  黃昏時分,先是由負責祝禱的仙殿望夜登上祭壇,接著便是關山聆月的獨舞,玉蝶遙星則是對禮器的擺設甚有心得。
  三人的工作環環相扣,一個都不能出差錯。

  看著貧瘠土地上的人們難得開懷的笑,還有不少攤販索性生意也不做了──大家就吃個痛快罷!在祭壇上獨舞的關山聆月嘴角也不禁上揚,國泰民安這四字在她心中占了極大的分量。
  儀式完成,她鞠了個躬便下去換成一身輕裝,難得不用穿那一身厚重的衣服,她可要把握這機會好好逛逛。

  嘖,萬古長空你們……
  鴉魂按了按隱隱發疼的太陽穴,不習慣的搖了搖手中的摺扇。
  沒錯,就是那種文質彬彬的扇子。鴉魂越搧火氣越大,沒事救了一票苦境中人不但臨走前沒付伙食費還把他平時替換用的衣服給「放水流」了。
  算那個白眉毛的道士還有點良心,不知道從哪邊弄了套被陽光一照還會反光衣服。
  不需要別人提醒,他當然馬上把上面的珍珠給拆下來!不管是為了錢還是為了面子……
  也許是自己現在的裝束和平時相去太遠,也許是自己鮮少下山,反正鴉魂進了當舖將珍珠換錢時老闆也沒多瞧他一眼。
  把身上一身白衣再換回暗紅色的衣裝,鴉魂縱身前往祭壇角落的屋頂休息。

  聽到屋瓦傳出響聲,原先忘情於觀察星象的關山聆月一驚,轉頭一看只見一名書生打扮的男子立在自己身旁。
  這長相有點熟悉……是在哪見過麼?關山聆月心中暗嘆自己腦袋此時的不中用,開口道:「公子怎麼不去逛逛夜市?」
  「沒興趣。」鴉魂將摺扇插到腰帶,反問:「沒事盯著星星瞧有意思麼?」
  「公子不信神麼?」
  鴉魂冷哼一聲,說道:「人的事情就是靠人自己爭取。」
  因為祭典而薄施脂粉的唇勾起了一個淺笑,關山聆月說道:「我也不是很相信神,但是我相信星象。」
  「哈,那它有告訴過妳集境何時才能過豐衣足食的日子麼?」現在外患已定,他也該繼續殘宗的計畫了。
  關山聆月起了身,像祭壇後方的樹林遠遠看去,再望向更遠方的山頭。
  「關鍵已不在星星上了。」她輕輕的說道,「有些事情,我不會也不能插手。」

  烏鴉嘈雜的叫了幾聲,自樹林中飛出。
  關山聆月倏地悟出了什麼,說道:「現在大勢方定……」
  「聆月祀嬛幾時想插手此事了?」鴉魂打斷眼前人的話,低聲道:「還是妳也想來血鴉山作客?」

  破軍府的人看不清迷茫月色下換了便裝的兩人,搖了搖頭閃身撤退。




這邊是無聊補上的後記
捕夢是玩諧音,捕夢網。
不知道為什麼就讓印地安人出來玩了(爆)

破瓜就是破瓜之年啦啦啦
秋風和大哥的互動果然和黃泉不一樣

鳴金就指鳴金收兵(好簡單的意思...)
我本來想讓他們對話氣氛再沉重點的說
大概是寫鴉魂的衣服那段時我整個人就歡樂了(掩面)
討厭這篇我真的很想再沉重一點=口=
鴉魂你是嫌你沒看到聆月跳舞是不是!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