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1516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幾頁華胥(一)

     補夢之章(愁傾相關-埋名中心)
  燠熱的夏日午後,男孩拖著一把油紙傘橫越了滿掛著鹹魚干的棚架,望著停泊著幾艘船隻的港口,他伸出有些粗糙的小掌,在空中停了幾秒後收回。
  沒有雨。他失望──今天後山恐怕沒有蟬鳴了。

  來自異國的歌聲低沉而悠揚的送入耳中,男孩眨了眨眼,轉頭向身後看去。
  一位紅皮膚的異國人箕倨而坐、擊髀而歌。
  「你是誰?」男孩蹲下身來,看著地毯上隨意擺放的珍奇玩意。
  男人沒有直接回話,反問:「嗯?總不會我吵到你們午睡了?」歌者的口音有些重,平上去入分不清。
  男孩搖了搖頭,「平時也會有蟬鳴,在後山。」
  「哦。」男人將原先垂在胸前的麻花辮甩至背上,咧嘴一笑:「怎麼,有興趣麼?」
  一張張製作精美的網子,上有羽毛和串珠綴飾。
  小小的手揀了一個起來,讚嘆道:「好漂亮,做什麼用的?」
  「捕夢。」像是怕眼前的人聽不懂,他再補了一句:「好夢。」接著便開始去翻身上斜背的袋子,任由眼前人把玩他的商品。

  補夢……?男孩歪著頭,原來夢還能補啊?

  找到了袋中的煙斗,男人敲了敲打火石,開始吞雲吐霧。
  看著對方耳上的羽毛耳環、身上的衣服紋樣,男孩不禁問道:「你有很多夢要補麼?」
  深邃的黑眼珠透著點迷茫,或許是沉浸在菸葉的召喚,厚厚的唇瓣吐了口煙,道:「沒有罷。」
  看著男孩戀戀不捨的盯著捕夢網瞧,男人像是放棄了什麼似的嘆道:「送你。」
  「欸?」這是要賣的罷?但男孩一聽仍是喜出望外,問:「可以去補我爹娘的夢麼?」
  什麼跟什麼東西?男人不解,隨口應道:「沒問題。」

  不曉得該掛在哪裡好……男孩將捕夢網別在窗旁。
  是夜,舞閣的粉色宮裝女子再度為一位殺手舞劍。




    破瓜之章(御風)
  如墨的長髮高高束起,身著男裝的玉秋風挽起袖子,搖起摺扇。
  嘖,熱死了。
  坐在靠牆的石椅上,玉秋風向不遠處的池子望去,在柳樹上釘著的風鈴只有寂寞發呆。
  這樣下去不是辦法啊……雖有樹蔭的遮蔽,但她總覺得自己白玉般的雙臂在曬下去恐怕會紅的和珊瑚沒兩樣。
  學起御不凡的瀟灑,她這次唰的一聲成功闔起摺扇,而非傻傻的用雙手來闔。

  「風兒?」提著木桶的御不凡看著玉秋風神情有些煩躁的走來井邊,「怎麼了?瞧妳臉上都是汗……」
  剛浸過井水的大手拂過玉秋風的頰,涼絲絲的,讓她心下有點想叫大哥就這樣放著不要收手。
  「沒什麼,就有點熱。」
  御不凡一聽,喜道:「這樣剛好,主席方送我一顆西瓜,現在就剖來吃罷。」
  看看御不凡腳邊的桶子,裡頭的確浮著一顆西瓜。

  把小桌、凳子搬到廊下,御不凡將切好的水果整齊的擺在水晶盤上,忽地若有所思道:「破瓜啊……風兒也快要嫁人了罷……」
  玉秋風呆了呆,等將果瓤啃了個乾乾淨淨後連忙道:「才不要呢!我要一直和大哥……還有爹爹在一起。」
  拐了個彎,她想有些事不用直言大哥也能理解罷。
  「我也一樣。」牽起小妹的手,御不凡憐惜的笑,說道:「叫父親也來吃罷。」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