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1506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磚紅 其之十五。補白

     其之十五。補白
  新聞記者在電視機裡跑遍大江南北說著今天又有什麼火災搶劫的消息,伏龍略一偏頭,看著玉傾歡和嘯日猋從櫥櫃裡拿出一些零食飲料。
  明天就要去畢旅了啊……高中三年的時光果真迅速非凡。
  嘯日猋現在的精神狀態也不似之前的不穩定,或許是刀無極之事告一段落,也或許是……玉傾歡的關係嗎?
  天天聽著嘯日猋對玉傾歡的熱情呼喚,伏龍覺得自己五味雜陳的心情絕不輸給做為兄長的六銖衣。

  忽而念起兩個可以談心的好友,他關了電視,先是到玉傾歡房裡交待了事情,又走到客房說道:「別忘了再檢查一次東西啊。」
  「知道了。」嘯日猋從一團混亂中抬起頭來,問道:「伏龍你要出門啊?」
  笑而不答,伏龍搖了搖手中的鑰匙表示沒錯。
  看看牆上的時間,晚了,披上外套,踩上了腳踏車緩緩前往目的地。

  中醫診所的鐵門已拉下一半,也該是關門的時間了。
  伏龍停好車後,彎了下身鑽了進去,道了句「打擾了」。
  診所內早已沒有病人,一位褐色頭髮的男人看了伏龍片刻,不帶表情的說道:「沒病沒痛來這裡幹嘛啊。」
  身材修長的黑髮女子從二樓走了下來,看到伏龍先是一驚,而後笑道:「悲風,他也難得來,不如都到樓上坐坐吧。」

  設立在透天厝的診所只在一樓營業,二樓開始便都是饒悲風夫婦的起居空間。
  「靈犀妳產後身子還好吧?」想起過年時月靈犀還挺著個大肚子,自己這次倉促前來倒是沒帶什麼補品送人。
  「你這傢伙,到現在還信不過我嗎?」饒悲風甫一上樓就聽到這句話,差點沒把手裡的藥包給扔回樓下去。
  「身子復原的很好,孩子剛睡著,你下次可以帶銖衣和傾歡來看看。」月靈犀盈盈一笑,再道:「悲風有準備東西給你啊,收下吧。」
  有妻子幫忙起頭,饒悲風連忙將手中的東西交給伏龍,又道:「真搞不懂你好好的中醫生不當去考什麼教師執照。」
  伏龍笑了笑,道了聲謝。
  原因嗎?他當年只是想療傷吧?

  饒悲風從溫熱的壺中斟出帶著香草味道的茶,月靈犀則是問起了伏龍的來意。
  啜了口不帶咖啡因的熱飲,伏龍談起了那位住在家中的客人。
  「講明了就是那小子喜歡你家的玉傾歡嘛。」講求實際的人給予最直接的結論,「你自己也不是覺得這小子不錯?你在擔心什麼?」
  伏龍眉一挑,以一副過來人的表情說道:「你哪天就會知道了。」
  「我們也是從高中就認識的啊……」月靈犀淺淺一笑,她一直對眼前這兩個男人在現在還能維持好友的關係感到安慰。
  沉寂了片刻,伏龍喝乾了杯中的茶水,像是自言自語的道:「我也不可能一輩子管著孩子啊。」
  「要走了嗎?」
  「現在也不早了,抱歉打擾你們這麼久。」伏龍起身,準備下樓離去。
  月靈犀向饒悲風指指伏龍忘了的外套和藥包,後者連忙向樓下喊道:「喂!你不要再無視我開的藥好不好!」

  打開簡單的包裝,伏龍看過了處方箋上的文字和開藥人的吐槽。
  ……哈,不就是叫我把喉嚨顧好嗎?




關於饒悲風的吐槽
其實就是怕伏龍喉嚨長繭--不過輔導老師應該不太可能
會提到這個是因為我小六班導曾因此開刀過,這算是職業傷害吧??
新年的拜訪,就是那個白糖年糕喔~我很早就想寫這三人了XD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