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15352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泉風】繡帕

【泉風】繡帕

贈 司馬俟桓

    

  燭火無力的搖曳,玉秋風目光雖是定定的盯著白晰而厚實的胸膛瞧,心思卻如焰影隨風飄搖。

  「欸,夜麟,你這幾天可不可以不要找我。」看著黃泉慢慢逼近的俊臉,玉秋風一句話打斷了身上人的動作。

  黃泉一聽,弓起的背霎時間坍倒在玉秋風胸前。

  吃痛的玉秋風咳了一聲,斥道:「你在幹嘛啦!很痛欸!」

  「我才要問妳在幹嘛,」對著玉秋風的耳朵,黃泉用那低沉的嗓子幽幽的道:「我就姑且答應妳,但是下次下不了床可別怪我啊。」

  玉秋風只是哼了一聲,心想自己怎麼做最後得利的都是眼前的登徒子。

 

  茶几上不見茶水點心,只是堆滿了嶄新的針黹工具。

  玉秋風瞇起眼睛,將橘色的繡線穿過。

  上次意外得知了黃泉的生日,豈知距離日子只剩三天,望了望依舊雪白的帕子,玉秋風再度搖頭嘆息。

  她可是天下封刀的秋護衛,這種女紅可沒碰過幾回啊。

  將繡線插回針包,玉秋風將桌上的東西全數收回小提籃裡,決定去找君曼睩幫忙。

 

  方燃完薰香的佳人聽完玉秋風焦急的請託,先將來者手中的提籃接過,說道:「別就這麼站著,先坐下來歇歇罷。」

 

  「嗯……」看著已具雛形的圖樣,君曼睩臉上露出慧黠的笑意。

  「看的出來是什麼罷?」玉秋風雙手捧著茶盞,裡頭的茶水因為客人的發呆已經涼去。

  君曼睩噙著淺淺的笑,先催對方喝點茶,再道:「狐狸啊……我也想知道武君代表的動物是什麼……」

  心神已定的玉秋風一聽,笑道:「或許妳也能問問他喜歡什麼動物呢?」

  「嗯,或許……」君曼睩臉上倏而浮起淡淡的紅,又回歸主題道:「其實秋風妳繡的不錯,繼續下去就可以了,只是……」

  「只是什麼?」

  捧起玉秋風散出傷藥氣息的雙手,君曼睩道:「小心點,別又弄傷了。」

 

  薰風輕送,午後暖暖的陽光灑在青翠如玉的草毯上。

  繡鞋無聲的踏上,後頭一雙靴子不疾不徐的跟著。

  「幹什麼這麼神祕兮兮的,」黃泉停下了腳步,雙手抱胸斜斜的倚到樹上,「真不像妳的風格,最近是不是亂煮什麼來吃啦?」

  「什麼亂煮東西!再說我手藝還不差好不好!」真是的,剛剛想好的台詞都被打亂了。

  黃泉從容的看著玉秋風粉頰脹紅著,原先攢的緊緊的拳頭慢慢在自己眼前舒開,掌心裡躺著一條帕子。

  拿起帕子,黃泉左瞧右看了好一會兒才開口問道:「送我?」

  「不要就還我嘛!」這什麼反應啊。

  「看妳上頭斑斑血跡,我怎麼好意思拒絕呢?」黃泉語畢,頓了頓,又再道:「所以妳最近都在忙這個啊?」

  看著比自己略高的人影逐漸欺近,玉秋風微微側過身,問道:「曼睩和我剛剛準備了些茶點,聽說幽溟他們等等會來。」

  「喔。」黃泉只是應了一聲,又道:「所以呢?」

  「就去吃點東西嘛,我午餐還沒吃啊。」玉秋風苦著臉,誰教自己剛剛才把女红完成。

 

  說到吃這回事嘛……

  黃泉呵的一聲,壞笑道:「壽星吃壽桃是天經地義的對吧?」

  「是沒錯……」玉秋風愣了會,才驚道:「欸欸,不對!你在摸哪裡啦!」

 

 

 

 

 

 

 

  咳咳,這是篇失敗的糟糕文

  有些橋段被我刪掉了……原本要讓幽溟送上愛染縫製的喜服,然後還有羅曼的部分這樣

  想想就別模糊焦點了

 

  薰風在最初打的是南風,修稿時發現最近有人很顧人怨,所以改薰風囉XD

  我承認我真的很愛讓食物出現在文裡……可是我食量沒有很大啊(跳痛)

  段落應該沒有不連貫的吧?

 

  明天段考,容我提早送到囉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