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1521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磚紅 其之十四。前夕

   其之十四。前夕

  「唉呀,你們真的不要去畢旅啊?」央森將桌面收拾乾淨,準備下班順道和漠刀絕塵等人去探病。

  「反正我還要換藥。」刺血蘭指了指臉上的紗布。

  想想若有人肯留下來陪御不凡也是好的,畢竟讓家長常常請假也不方便,央森再問道:「笑劍鈍一開始不也說不去嗎?」

  「他看完行程表後臨時起意要參加了。」漠刀記得笑劍鈍那時前前後後打了不下十次的電話,是要順便和誰見面?

  三人走到停車場,央森將車門打開後示意身後兩人上車。

  「是說血蘭妳最近還是在外面租房子嗎?」

  刺血蘭從鏡面裡看著央森關心的眼神,便回道:「同學家。」

  嗄,是住同學家的意思嗎?央森想了想才「喔」了一聲。

  車子轉了個彎,朝地下停車場開進去,央森繞了繞、找了個空位停好,看看時間說道:「你們把水果拿上去吧,我去買點吃的。」

 

  少女坐在書桌前,今天看的並非教科書,偏偏讓她更為頭痛。

  拿起紅筆圈啊圈,玉傾歡有感而發:「又不是國中生,去什麼遊樂園……」

  「歡歡妳這麼說就不對了!畢旅就是要好好的玩啊!」

  玉傾歡頭也不抬的說道:「嘯日猋你越來越習慣了,是要我訂生活公約嗎?」

  「呃……」自知理虧,嘯日猋於是敲了敲門板,喊了聲「報告」。

  面對來者突如其來的反應,玉傾歡忍住笑意,又道:「找我幹嘛啊?」

  「沒啊,我好無聊。」拿了張椅墊,嘯日猋直接往地上一坐。

  「……」雖說伏龍當初一定有對嘯日猋說「請當自己家」之類的客套話──基本上是發自內心說的,但這適應程度太良好了吧!玉傾歡一度懷疑自己才是借住在此的客人。

  心想放著對方沒事做也不是,玉傾歡便回道:「寫張卡片給御不凡啊。」

  「不用啦!今天央森就會去探病啦!要不然漠刀絕塵和刺血蘭不是也陪著嗎?」嘯日猋想也不想便回了一整串。

  玉傾歡想不到事情打發對方,索性放著嘯日猋在地上當他的流浪狗……

  「歡歡妳很不夠意思欸,妳今天明明就沒有要唸書啊。」

  「我沒有要唸書也不代表要陪你吧。」什麼歪理啊,玉傾歡起身作勢要踏出房門,「還是我叫銖衣去CALL醉飲黃龍來陪你聊天?」

  「咳咳,不用了。」沒想到歡歡會對他使這個狠招,嘯日猋於是說道:「黃泉問說妳們女生畢旅時要不要換房間啦。」

  就說果然有事要問,只是這問題也太莫名其妙了吧,於是反問:「為什麼要換?」

  「應該說會變空城吧,」嘯日猋撐頭向一直站在門口的玉傾歡說道:「我們班女生就妳和曼睩要去,曼睩那天八成不會回妳們房裡喔。」

  「我才不怕。」你以為每間客房都有什麼嗎?

  聽到對方斬釘截鐵的答覆,嘯日猋心中暗自淌血。

  這是表示他晚上要聽黃泉晚上打電話調戲學妹了嗎?他會無聊到爆炸啊!

 

  越華飯店……黃泉上課時看到住宿處差點沒被自己口水嗆死。

  怪不得他說他會去畢旅時,銀血從電話那端傳出了神秘兮兮的笑音,害他還以為自己打錯了。

  唉啊唉啊,真的好可惜不能找玉秋風去,只好叫她好好照顧御不凡然後自己帶點紀念品回來啦。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