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1516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磚紅 其之十三。療傷(下)

     其之十三。療傷(下)

  手術過後,御不凡已轉到病房裡休養,傷口縫合完畢的刺血蘭則是坐在御不凡病榻旁看報。

  走廊上,漠刀雙手抱胸,正聽笑劍鈍說明校長室內大致的狀況。

  「刺血蘭自己坦承皇者神鍊是她搶的,目前在刀無極手裡。」漠刀和自己的推測並沒錯,刺血蘭在皇者神鍊被奪後,對上他們的眼神多少有些心虛,即便故作鎮定也無法完全隱藏。

  「皇者神鍊害了我最重要的朋友,拿不回來也無妨了。」漠刀望著病房內陷入熟睡的御不凡,悲憤之情溢於言表。

  笑劍鈍聞言,拍了拍漠刀的肩,說道:「害了御不凡的不是皇者神鍊,是一個人的野心。它代表了刀皇對你的親情,你怎麼可以因此就拋棄它?」

  微微頷首,漠刀自己也明白那鍊子的重要,方才的念頭隨即打消。

  見漠刀心情似乎有稍微和緩,六銖衣接話道:「醉飲黃龍會替你拿回來的。」

 

  四處寂然,空氣就像是凝結了一般。

  醉飲黃龍等人就看著刀無極穩穩的坐在椅上,絲毫沒有起身的意思。

  終於,他開口了,「醉飲黃龍。」

  「嗯?」

  刀無極彎下身從抽屜裡取出了什麼東西,說道:「我想和你單獨談談。」

  見醉飲黃龍面露難色,嘯日猋直接回道:「不行!」

  刀無極冷然道:「那也由不得你。」

  心知這人不會乖乖就範,九州從口袋裡掏出手銬,笑嘻嘻的道:「差點忘了要先替你上手銬啊。」

  眼看著刀無極一直沒擺到桌面上的那隻手,玉傾歡認定裡頭肯定有什麼玄機。

  扯了扯不知何時又被牽起的手,玉傾歡對嘯日猋低聲說道:「他手裡應該有什麼東西,你別衝動。」

  刀無極耳力不錯,聽了玉傾歡的分析,讚道:「觀察入微,我欣賞!」

  將預藏的手槍扔到桌上,刀無極說道:「只要我跟醉飲黃龍談判成功,這東西便用不上。」

 

  在醉飲黃龍的要求下,九州三人站在校長室外守著。

  斜靠在校長室外的牆上,九州對外面的警員們說:「那人賭贏了。」

  那是個暗號吧,嘯日猋兩人心想,眾人們聽到九州這麼說,表情慎重的全數離開了。

 

  「刀無極,你最後想證明的是什麼呢?」坐在遠處的沙發上,醉飲黃龍的聲音除了好奇,更多的是感嘆。

  臉上一抹不屑的笑,對方回道:「我本是想研究出比你更精良的作品,不過呢,目前是失敗了。」

  「皇者神鍊對你已是無用,交出來吧。」

  將那條貴重的鍊子一上一下的拋著,刀無極若有所思的說道:「替我安置好鳳羽……」

  「可以。」醉飲黃龍起身,準備取走皇者神鍊。

  「那麼……接著!」

  醉飲黃龍對眼前突然的轉變驚訝不已。

  碰的一聲,刀無極本人連同旋轉椅一同從他眼前消失。

 

  九州看著校長室內的情形,只說了一句話:「將計就計,讓他逃!」

  這句話原先是出於某個懶人的推測,他實在不想承認自己賭輸了……

  和楓岫賭醉飲黃龍不會答應談判,只能說自己太不了解醉飲黃龍那執著無比的個性。

 

  「你們不是已在四週佈署警力了嗎?那傢伙怎麼溜?」有著櫻色頭髮的男子坐在咖啡廳戶外座上,對面的小女孩還在猶豫該點什麼蛋糕才好。

  他深深覺得自己完美的下午時光將被這通電話破壞殆盡。

  「地上逃不了,自然往天上飛。」對方說的乾脆。

  拂櫻哼了一聲道:「你怎麼不親自來堵人?」

  「你到機場等人,回來我請你喝茶。」話一說完,楓岫便掛了電話。

  聽著話筒傳來的嘟嘟聲,拂櫻嘆道:「當你的同事肯定會累死。」

 

  刀無極不過是將椅子往身後的活動牆板一撞,轉到身後的小房間內而已。

  草草整理好一袋行李,他從容的從另一扇門出去,搭電梯直往頂樓。

  地上逃不了,自然往天上飛。

  久候多時的獨孤殘劍見主人來到,便先後進入直升機內,目的地是離此最近的國際機場。

 

  「吶吶,你在等人嗎?」拂櫻一身正式西裝,坐在候機室的椅上。

  身旁的男子沒有回話,繼續忙他的素描。

  「你知道直升機該停哪裡嗎?」拂櫻將筆電闔起,轉頭向身旁的男子問道。

  對上拂櫻深不可測又略帶不耐的眼神,男子擱下手邊的工作,反問:「問這作什麼?」

  「我們在等同一個人啊……你看這不是來了嗎?」

  刁轉頭往身後一看,遠處一大群人正包圍著誰。

  「他應該先停在那邊的國小才對啊……」刁一邊喃喃自語,一邊不安的往人群走去。

 

  「喂喂,第三小隊的,去國小操場逮人吧。」要他親自去逮人啊,楓岫定是忘了自己也很怕麻煩的。

 

  取回了皇者神鍊,漠刀只是簡單向醉飲黃龍說了句謝謝。

  打開病房內的電視,眾人這才確定刀無極已正式被押回美國了。

  「太好……」嘯日猋本想說些什麼,但玉傾歡立刻伸手堵了他嘴。

  「噓。」玉傾歡小聲說道:「不要吵別人,我們去外面。」

 

  走出醫院,玉傾歡正好遇上買了便當的六銖衣。

  「吃飯了嗎?」

  「還沒,也不是很餓啦。」

  沒料到妹妹會來,六銖衣於是從皮夾裡拿了兩百塊,說道:「還是去吃點東西吧。」

  「嗯,謝謝。」其實自己也有帶錢啊,不過就算講了六銖衣還是會把錢硬塞給她。

  回頭看看醫院,玉傾歡又道:「這件事,御不凡的家人知道了嗎?」

  「我晚點會通知,你們回去後叫伏龍過來吧,我等等還要說服漠刀他們回去休息。」想到漠刀一臉固執的樣子,六銖衣實在有點頭痛。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