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1515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微赭緋】期望值

【微赭緋】期望值──An ordinary day

 

  It’s an ordinary day. I walked to the bus stop just like before.

  The dog barked to me and I met the man again, as usual…

  However…

 

  再看了一下手機螢幕,緋羽怨姬一派從容的往公車站牌走去。

  依她估計車子還要五分鐘才會來。

  站牌是在一間文具店前,搭公車上下班已經是緋羽怨姬的習慣。當教授的薪水她寧可存起來買書甚至捐出去,反正節能減碳嘛。

  「汪!汪!」一陣狗吠聲讓正在聽歌的她嚇了一跳。

  呃,又是那隻西施犬……緋羽怨姬凝視著不停對她咆哮的小型犬,腳步慢慢挪動,豈料狗兒死纏著她,見人影一動,又跑向前去。

  繼續發狠的吠。

  不行不行,不能再拖下去,她的人生格言有一句就是不能遲到!

 

  「喂喂,回來!」一個男人將小狗拉走,將頸繩綁在門口的水龍頭。

  緋羽怨姬見狗兒被帶走,噓了口氣,對那男人點頭致謝後,趕緊向站牌奔去。

 

  當她走進辦公室時,熱騰騰的烤培果和超商買來的無糖豆漿已經在整潔的桌上躺了一段時間了。

  「哈,又是孟白雲買的早餐吧。」一個身形嬌小的女學生抱著一堆原文書走進,看到桌面上的情景,笑的開懷。

  緋羽怨姬從錢包裡掏出錢來,冷冷說道:「咩咩,把錢給他。」

  那名叫咩咩的學生搖頭嘆道:「可憐啊……」說完便將零錢投進孟白雲桌上的竹製存錢筒裡。

  落進的零錢發出清脆的聲響,一直低頭不語的孟白雲心底一陣心碎。

  「又滿了。」搖了搖沉重的竹筒,咩咩說道。

  緋羽怨姬不回話,只是寫著日記,從前出國唸化學時養成了寫英文日記的習慣。

 

  午休時間,緋羽怨姬走向音樂教室,國樂社的學生正在排練節目。

  去年……那人在一場音樂會後,和她定了個約便杳無音信迄今。

  笛聲嗚嗚然,從教室內盪出。

  熟悉的樂音惹得心中一陣亂,緋羽怨姬伸手向口袋一掏,竟沒有她要的東西。

  奇怪……平常不是都有帶著嗎?莫非在包包裡?

  心急如焚,緋羽怨姬匆忙走回辦公室,將白色帆布包翻了個透,卻怎麼都找不到心中掛念的事物。

  弄丟了。

  心情雖然低落,但是下午還有幾堂課要上,無奈的她索性直接趴下睡覺。

  睡夢中不見她等待的人,只有每天早上將狗帶走的那位溫文男子。

 

  「吶,是那個人吧。」比對了照片上的相貌,女子向剛下了公車的緋羽怨姬招了招手,笑吟吟的舉起手中的鑰匙圈,問道:「這是妳的東西吧?」

  「啊,對。」東西失而復返,緋羽怨姬鬆了口氣、接下物品,問道:「怎麼在妳這?」

  女子對她回眸一笑,往一棟透天厝走去,說道:「是妳早上弄掉的。」

  她是那隻狗的主人之一吧,緋羽怨姬看到門口的狗後,心想。

  「不知道該怎麼謝謝妳。」

  女子搖頭,笑道:「東西不是我撿的,只是他去修燈管了……妳進來等等好了。」

 

  她原本以為隔壁棟住的是另一戶人家,豈知應該各自成棟的透天厝竟被打通,壓不住好奇心的緋羽怨姬走向對面的客廳。

  見牆上貼著自己最喜歡的專輯封面海報,緋羽怨姬頓時對屋裡的人產生好感。

  「是覺得海報貼在這很突兀嗎?」緋羽怨姬回頭,不知何時早上的那位男人出現在她身後。

  她聞言,反問道:「你們也喜歡聽玄宗的曲子嗎?」

  男子一聽,臉上一紅,說道:「這……該怎麼說才好……」

  「赭衫軍你就直言我們是玄宗不就好了嘛。」一位穿著靛青上衣的男子接了話,又道:「是說會聽我們音樂的,通常都是學國樂的?」

  「不、我是教化學的,」緋羽怨姬臉上一熱,感覺有些窘,說道:「我只是覺得好聽而已。」

  「對了,妳東西有拿到了嗎?」見客人的窘態,赭衫軍轉移了話題。

  緋羽怨姬心想自己差點忘了進別人屋子的目的,連忙點頭,說道:「謝謝你,那麼我先走了。」欲轉身告別時,她又追加了一句:「明天可能還要拜託你……」

  赭杉軍呵呵一笑,接道:「我會記得把狗綁好的,妳別擔心。」

 

  話筒一端再度響起字正腔圓的女聲,緋羽怨姬按住心中的失望,啟唇說道:「今年的音樂會別忘記了。」

  戴上耳機,此時播起的正是中午那首笛曲。

  猶記當時他對她說:「妳肯等我嗎?」

  她輕輕頷首,換來一個離別的吻。

  自此而後她天天睡前聽著當時演奏的笛曲,告訴自己那人不會毀約。

  翻了個身,拿起床頭櫃的鑰匙圈,小小的方格裡嵌著自己和那人的合影。

  斷風塵,我相信你。

 

  All of them are very kind.

  He invited me to the concert.

  And don’t u worry about the tickets, he said it will be free.

 

  天有不測風雲,大眾運輸工具一樣是會發生意外的。

  躊躇了一會兒,站在站牌的她回頭向正在門口吹笛的赭衫軍走去。

  「赭杉軍,今天可以麻煩你載我一程嗎?」緋羽怨姬一臉歉意的問道,隨後又道:「如果不方便就算了。」

  「怎麼了嗎?」赭杉軍見女子一臉著急,放下手裡的笛子,起身去拿機車鑰匙。

  「公車在前面拋錨了,只是搭下一班車一定會遲到……」

  將安全帽遞給緋羽怨姬,赭杉軍說道:「上車吧。」

 

  她慢慢覺得信賴不是靠每夜的信心喊話堆疊出來的。

 

  修長的十指撥弄琴弦,假日的緋羽怨姬不須面對原子或是實驗式。

  「倒是沒料到原來怨姬會彈箏。」墨塵音雙手撐著下頷,坐在椅子上聽得很是陶醉。

  緋羽怨姬只是說道:「那也是獻醜了。」

  「才不會。」墨塵音接著又道:「怨姬妳掛念的朋友還是沒聯絡上嗎?」

  撫弦的手止住,女子搖了搖頭,黯然道:「等明天吧。」

  明天,她最後的期限。

  心中雖是如此打算,但是他若沒有赴約,她當如何是好?

  一直在一旁沉默的赭杉軍此時才開口:「妳別擔心,只要有心,找人也非難事。」

  緋羽怨姬只是「嗯」了一聲。

 

  只是當我要去找你時,是否表示有什麼東西已經變質了?

 

  在國樂社熱完場子後,一場在校園舉辦的慈善音樂會正式開始。

  站在離人潮有點距離的榕樹下,緋羽怨姬心裡覺得有些遺憾,放著最前排的位子不要,逕自跑來最遠的樹下。

  但是,去年就是約在這兒。

  抱著雀躍的心,緋羽怨姬翹首等候。

  「怨姬。」厚實的手搭上肩頭,緋羽怨姬看著自己等待多時的人,卻是無語。

  冷眼望向斷風塵的身後,她淡淡說道:「這就是,我等到的結果嗎?」

  「應是不需我說的更明了,怨姬。」

  「我懂了。」緋羽怨姬別過頭去,「祝福你們。」

 

  她坐在遠處的石椅上,聽著悠揚的絲竹聲。

  不會失態,她堅信自己的理性比感性強。

  但是她覺得胸腔裡頭的器官似是全被掏走了一般……誰能替她找回來?

  然後再注入溫熱的血液。

 

  微冷的手指順著乾去的淚痕畫過。

  溫和的語調再度響起。

  「怎麼了嗎?」赭杉軍望著有些失神的女子,活動已經落幕。

  緋羽怨姬眨了眨眼,呆道:「我……哭了嗎?」

  「已經乾了。」赭杉軍伸出手,說道:「為什麼要哭呢?」

  校園裡慘白的路燈斜斜的打在緋羽怨姬的臉上,回望身前有些驚慌的男人,十指梳了梳柔順的黑髮,強顏一笑:「你肯聽嗎?」

  主動牽起石椅上的女子,赭杉軍回道:「樂意之至。」

  如果可以,他更希望他為她帶來真正的笑容。

 

 

 

 

 

 

  後記

  嚴格來說,赭緋成分貌似不高欸(被揍)

  玄宗也沒全部出來,不過這是意料之內的XD

  另外英文不是很好啊,各位將就啦,我只是手癢……

 

  每天搭公車還會被狗吠的人其實就是我啊!!這篇的起點就是這種慘事(泣)

  偏偏沒有赭杉出來幫忙(喂)

  只有女主人喊著”Money”然後把狗帶走= =

  只是這狗名字實在……(攤手)

 

  那首一直出來的曲子,自己覺得是柳生劍影XD

  八竿子打不著?我只是覺得很悲很合嘛,剛好是笛子、劇集較近啊=3

 

  我想寫古代文啦,靈感靈感來不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