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1516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磚紅 其之十二。療傷(上)

    其之十二。療傷(上)   事情很不尋常,看著向前急急奔去的人影,玉傾歡隱隱覺得氣氛不大對。   嘯日猋和醉飲黃龍用視訊會談時,她只聽到隻字片語。   往往都是嘯日猋在螢幕前嚷著說不會去美國之類的。   她剛剛有一剎那想問他,如果他不知道大學讀哪,是不是醉飲黃龍就會把他送到美國去?   既然伏龍都說嘯日猋的生活費是醉飲黃龍出的了,那大學學費恐怕也是吧。   思及此,玉傾歡覺得有點空虛。   猛搖了搖頭,打起精神的玉傾歡見身旁學弟妹都將帳篷等物收起,才發現活動已經結束。   另外還有不少人朝操場那頭跑過去。   一派混亂的司令台一帶,不少學生聚在那兒議論紛紛,當然也有覺得噁心的人看了一會兒就走了。   穿過嘈雜的人群,玉傾歡看到羅喉一邊講電話一邊走入地下室。   「你說把左下角的盒子摘下來就好了嗎?喔喔。」從深處傳來的對話聲聽的挺清楚的。   門口的鎖看起來常常使用,鎖孔那有在上油保養,沒有生鏽到不能打開。   這裡其實有人常常出入吧。   「玉傾歡。」羅喉走出地下室,看到正觀察著鎖頭的玉傾歡,便將手裡的盒子塞給她。   「嘯日猋在校長室。」   聽羅喉這樣說,玉傾歡便道:「我知道,我剛剛在他旁邊。」   眼前人這樣回答,惹得羅喉若有似無地嘆口氣,指著盒子道:「我的意思是,拿去校長室。」   玉傾歡點了點頭,小跑步向目的地跑去。   ……這女的對感情大概也是遲鈍型的。   羅喉憶起君曼睩常常對他做中午的便當報告:「歡歡今天替嘯日猋帶義大利麵呢!」   有時會聽到這種版本的:「聽說今天是嘯日猋幫歡歡煎的煎餃。」   老實說他只想聽前者,通常聽到第二個版本就表示他今晚最好先去找個簡單的食譜來為曼睩洗手做便當。   手術室外,六銖衣坐在木製長凳上看著漠刀來回踱步,為了轉移漠刀的注意力,於是率先開口:「你知道學校爆炸的火藥是來自哪裡嗎?」   「不知道。」漠刀想了會再道:「醉飲黃龍一直說要帶走刀無極,該不會是為了此事?」   六銖衣點了點頭,又道:「根據醉飲黃龍的說法,他們之前都在替刀皇開發產品,而後刀無極私吞了研究成果。在擺脫了美國的假身分後,回國用原本學者的身分繼續研究,甚至還來這裡當上校長。」   「原來如此。」整理完思緒後的漠刀只有吐出冷冷的四字。   原來當初炸毀企業大樓的兇手便是刀無極,原來讓御不凡受傷的也是刀無極……傷害他重視的親人與朋友,這人絕對是罪無可赦!   醉飲黃龍見笑劍鈍等人先後來到,便對最後來的玉傾歡說道:「麻煩將盒子給我。」   見玉傾歡竟然來了,嘯日猋便將人一把拉來,低聲問道:「歡歡妳怎麼會來啊?」   「羅喉把盒子給我的。」揉揉剛剛被拉扯的手,玉傾歡覺得有些疼。   嘯日猋喔了一聲,心想以後中午出去可能要把名字寫好看點才對得起這位好心的風紀了。   見刺血蘭的傷實在怵目驚心,九州便問到:「你們誰有機車啊?我現在是不放心刀無極啦。」早知道就拖那個懶人來幫忙了。   「那讓我帶她去好了。」笑劍鈍而後又道:「我有駕照,放心。」   九州擺擺手,說道:「現在這情況,你就算沒有我也不會計較。」誰教刺血蘭的傷一看就是要趕快縫個幾針,好好一個女孩子破了相實在可憐。   刺血蘭臨走前對刀無極吐了幾個無聲的字。   刀無極從她的嘴型讀出了自己最差的期望。   不會原諒你。   他乾笑幾聲,他從來只醉心於自己的研究,要怎麼期待別人的包容?   看刀無極一臉苦瓜樣,嘯日猋本就不耐煩的心更加煩躁,轉頭問了醉飲黃龍:「你不是要把事情解決嗎?還在拖拖拉拉什麼?」   醉飲黃龍一聽,將盒子交給九州,說道:「證物靠這個就夠了。」   「刀無極,我們要將你帶回美國接受審判。」醉飲黃龍走近刀無極的位子,看著眼前人依然自信的一笑。   「可以。」遠望校長室外已有警力佈署,刀無極喝完最後一口黑咖啡,懶得掙扎。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