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15352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磚紅 其之十一。校慶(下)

    其之十一。校慶(下)   輔導室內,”Speak Softly, Love”的樂聲在空間內流動,聽到有來電的六銖衣習慣性的接起了手機。   「是你啊。」心知對方報憂不報喜,六銖衣有一瞬間為自己的反射動作感慨不已。   「你現在去司令台,處理一下。」醉飲黃龍話一說完就掛了電話。   聽出語氣中的緊急,六銖衣立刻衝下樓去,電梯太慢了!   御不凡不過是走得離司令台近些,怎知下一秒立刻遇上無聲的炸裂。   他聽到漠刀嘶吼出他的名,他感受到身體似乎有部分正和他道別……匆亂中一隻手臂帶他脫離了茫茫煙霧。   刺血蘭左頰被碎片深深劃過,御不凡顧不得疼痛,顫聲問道:「妳臉……怎麼……」   刺血蘭沒回話,將御不凡的斷腕塞給漠刀後,飛也似的跑走了。   閃了下快迎頭撞上的人影,六銖衣又趕緊跑到一片狼籍的司令台。   「真是……再等救護車就來不及了。」六銖衣轉頭對漠刀說:「帶他去保健室做基本處理,我去牽車。」   恭喜你,遊戲結束。   回頭見監視器上顯示出司令台滿目瘡痍的樣子,接著便是電腦中毒的警告, 刀無極手上青筋暴起,從來只有他欺騙人,這回竟輪到他受騙上當!興許是自己選擇了相信楓岫,又或許是他錯漏了什麼環節……   為了平復心情,刀無極起身去沖了杯黑咖啡。   「報告。」一名學生走進來。   刀無極坐回位子上輕啜咖啡,抬眼見到來者,臉上露出得意的笑。   一名銀色捲髮混雜紅色挑染的學生領著一名警官和醉飲黃龍走進來,學生一手插進口袋,另一手拿著手機說道:「喂,羅喉嗎?你去把嘯日猋他們叫來校長室啦!什麼?你在忙?我的好事被打斷了你還敢說!」   九州聽到黃泉的抱怨,拍肩笑笑:「唉,『年輕人』別計較,等事情結束我送你下午茶招待券嘛。」   黃泉冷哼一聲,道:「你們慢慢忙,我可不想惹麻煩上身。」話一說完便閃人去了。   本還想說個「慢走不送」的九州,回頭卻見半頰都是血的刺血蘭。   「……萬聖節還沒到,現在是什麼情況。」九州一邊碎碎念,不忘對刀無極說道:「好歹你現在是個校長,處理一下。」   刺血蘭本來臉上就沒什麼情緒,如今更是冷淡的有如寒霜。   嘯日猋今天心情可說是大好,因為玉傾歡親口答應可以陪他到園遊會結束。   雖然不知道歡歡有沒有把這當作約會啦,但起碼比之前有進步一點點嘛。嘯日猋想著想著,突然覺得手上有股黏膩。   原來是霜淇淋融掉了。   將還沒融掉的部分一大口吃乾淨,嘯日猋本想順便將手掌也舔乾淨,此時一張面紙適時的替他擦了一下。   「等等去洗手。」玉傾歡只有這樣說。   嘯日猋嗯了一聲,又說道:「歡歡妳想念哪間大學啊?」   面對嘯日猋跳躍式的思考模式,玉傾歡呆了半晌才回應:「也要看成績吧。」   「嗯,是嗎?我只是覺得妳很適合當輔導老師什麼的。」嘯日猋將剛洗淨的雙手往褲管擦擦,「像我就不知道以後要幹嘛。」   「這樣一來我們全家不就都是輔導老師了……」聽到附近有鈴聲響起,玉傾歡便道:「是不是你的電話?」   「哦?好像是。」嘯日猋接起電話,聽了一會又放回口袋,全程不到十秒鐘。   玉傾歡對他動作之迅速吃驚不已,問道:「是什麼事?」   「我被叫去校長室啦,歡歡我們晚點見吧。」嘯日猋一臉可惜的對玉傾歡揮手道別。   「呃,掰掰。」玉傾歡事後驚覺自己也感染到對方的情緒。   剛剛揮手的樣子該不會很像個傻瓜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