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1516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磚紅 其之十。校慶(中)

    其之十。校慶(中)   計算紙上雜亂的字跡道出刀無極的苦惱。   所謂的專業……自己不是念物理的嗎?刀無極臉露冷笑,依醉飲黃龍的性子,密碼也不可能設定的多難。   每見一次面就勸他回頭是岸的同窗啊……刀無極真想叫他快點剃度出家比較實際。   喀喀兩聲,刀無極點了滑鼠左鍵兩下,電腦螢幕顯示出「請輸入密碼」還有「提示」兩行字。   看來是楓岫替自己改寫了一下程式,刀無極沒理會提示那一行,按下密碼輸入的按鈕。   刺血蘭一人獨坐在福利社一旁的樓梯,嘴裡默默嚼著黑輪片。   好無聊,真的很無聊!現在老爸一定在研究自己幫忙搶來的鍊子,是說當初為什麼要偷走醉飲黃龍和他一起研究的成果呢?在美國日子不是過得好好的嘛。   啪啪兩聲,刺血蘭折斷了竹籤,隨後又揉爛了空空的紙袋。望著手裡的紙團,雖想往地面一把扔下,但是苦於福利社旁便是教官室啊!丟了是會被抓到的。   緊握的拳被突如其來的手掌包覆住,「可別亂丟垃圾啊。」說話者語調是如此輕鬆愉快,完全沒有說教的意思。   刺血蘭看清來人是御不凡和漠刀絕塵。   「我才不會亂丟呢。」刺血蘭起身用另一隻空著的手拍了拍屁股,往最近的垃圾桶走去。   「欸欸,不然跟我們一起去散步吧!現在操場應該沒什麼人才是。」御不凡話一說完便左右手各拖著一人往操場走去。   漠刀也不反抗,只是說道:「聽說司令台最近怪人很多。」   怪人啊,老爸你又多一個稱號了。刺血蘭心想。   走過籃球場後,便是平時也沒什麼人在用的操場。   平時體育課若要跑步,老師也只是叫大家跑幾圈球場便成,所以操場這塊地一眼望下去,真的很荒涼。   刺血蘭斜眼向司令台看去,唯恐那裡突然發生什麼不測。   「刺血蘭妳臉色很差啊。」御不凡有點擔心的問道,「要不要休息?」   刺血蘭搖搖頭,「才走不到一圈,哪裡會累。」只是司令台那裡不是有個被老爸稱做「葬龍壁」的密室?   漠刀一直走在刺血蘭後方,靜默不語的氣氛讓刺血蘭心神更是不安。   漠刀絕塵你不要一直跟在我後面!刺血蘭懷疑自己太陽穴上是不是快要滲出冷汗。   御不凡見身旁女子臉色實在是很糟,只好說道:「別勉強了啦,去司令台休息一下也好啊。」   所有事情只在一瞬之間發生。   遠處校長室也感受到那決定性的一瞬。   「御不凡!」漠刀衝向眼前的無聲煙霧中。   玉秋風和黃泉坐在走廊的石製長凳上。   看著黃泉拿著的泡芙,玉秋風問道:「你幾時買的啊?」   「我手腳一向都很快的,」黃泉打開包裝,拿起泡芙往玉秋風嘴巴送去。   見對方似是不懂自己的意思,黃泉手指拈著泡芙在玉秋風唇前晃了晃,說道:「喂喂,我要餵妳不懂嗎?」   啥!心中一驚的玉秋風立刻回道:「我才不……」   好吧,自己剛剛乖乖張嘴了。玉秋風吞下不知是自己還是同學的作品,又說道:「我話都還沒說完欸!討厭!」   「唔唔,這個好吃哪。」黃泉對食物做出講評,「剩下來的給妳吧!」   「泡芙熱量很高欸……」玉秋風有點擔心的說道。   黃泉打開另一包杏仁瓦片,回道:「妳們女人只會擔心身材啊,我難得請妳一次妳就感受不到我的用心嗎?」   「沒有啦,謝謝學長。」當然是有開心一下,但是自己如果表現出來黃泉一定又會一臉得意嘛。   「……叫學長聽起來很老欸。」黃泉一聽忍不住抱怨。   「咳咳。」中年男子的咳嗽聲打斷了兩人的對話。   「小倆口光天化日在學校卿卿我我放閃光有沒有良心啊?」說話的正是從警局一路狂飆到學校的九州一劍知。   身著警察制服的九州一臉笑意的站在黃泉面前,說道:「『年輕人』,帶我去找一下校長可以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