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1516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磚紅 其之九。校慶(上)

    其之九。校慶(上)   「真是的,幹嘛把校慶和運動會分開辦哪?」嘯日猋和玉傾歡在搬餐桶時有感而發,學校一定是想要多上課啦!   「今年輪到園遊會算不錯了吧,我們只要負責消費就好。」玉傾歡想了想,做出這個結論。   校慶的意義對學生而言一點都不重要,反正不用上課又有補假對誰都是美事一樁,至於趕課這件事只要讓老師在角落偷偷拭淚就好。   那是個以女生為主的班級,黃泉稍微走近就聞到自己熟悉的甜味,玉秋風常常把練習的作品送給君曼睩,不過結局通常都是落到他手上。   「秋風!秋風!黃泉學長來了!」一個和秋風同時顧攤子的女生對著在後頭忙著包裝的玉秋風大喊。   黃泉認得這人叫殘霞,一年級時是天文社社員,現在他就不清楚了,誰教三年級不能參加社團。   二年級時羅喉和自己分別是天文社的正副社長,他是在那時認識玉秋風的。   忙得焦頭爛額的玉秋風一見到黃泉,便正色道:「學長,快掏錢出來吧。」   黃泉哈哈一笑,隨即將臉湊近玉秋風,低聲道:「這種待客態度可不行喔。」   玉秋風哼了一聲,伸手向抽屜裡摸了摸,翻出一盒杏仁瓦片,說道:「上次你說沒吃到的。」   「請我?」瞇瞇眼瞬間撐大了三秒。   「對啦對啦。」這盒可是她特地留下來的,差點就要被賣掉了。   不知幾時走入攤子內的黃泉一隻手搭上玉秋風的肩,對殘霞道:「麻煩你再叫個人手來吧,這女的我先借走啦!」   「喂喂喂!你這樣不行啦!」面對玉秋風的大聲嚷嚷,黃泉恍若無聞,只是在臨走前又買了盒巧克力泡芙。   因為活動是在中庭辦的,操場那的司令台便空無一人。   司令台上布滿灰塵,角落還黏著幾個蜘蛛網,因為升旗是在校門口解決,這台子只有在運動會派得上用場。   刀無極剛接任這學校時只覺得設計師真有問題,沒事蓋這個形同虛設的台子幹嘛。不過他現在可清楚得很。   對鐵門上的鎖把玩了一陣子,刀無極打開了封鎖以久的鐵門,往司令台下方的空間走去。   摸索了一會才找到電燈開關,斑駁牆壁上嵌著一個面板。刀無極對此莞爾一笑,怎麼這麼高科技的產品背後配著的是快長壁癌的水泥牆?   掏出口袋裡的手機,撥出一個自己無視了好一段時間的號碼。   對方很快就接起了,感覺就像是老早知道自己會打過去一樣。   「我就知道你會打來。」說話者的聲音十分沉著。   「你還是這麼有自信。」   「依你的才智,給你提示就夠了。」話筒一端響起鍵盤敲打聲,「御天五龍,還有你的專業。」   「我想你不會再給更多了。」   對方呵呵一笑,回道:「說得太多是會對不起你的聰明的。」   警局內,九州像剛剛掛了電話的楓岫問道:「你不和我前去現場嗎?」   「親上火線不是我的風格。」往自己空盪盪的茶杯一望,楓岫拿起不遠處的茶壺向裡頭注入冒著白煙的茶湯。   九州無奈的搖搖頭,說道:「算了算了,你剛剛是真的把答案給刀無極啊?」   「不論對錯,結果都是一樣的。」楓岫嗅了下香茗,目送九州離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