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1516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磚紅 其之八。計畫

    其之八。計畫   星期六下午,嘯日猋提著一帶行李站在玉傾歡家門口。   「那理由不會太牽強嗎?」封悄聲問。   「管他那麼多,是那傢伙說會再連絡的。」鋒說的理直氣壯。   雖然外人看起來都是一樣的,總之風點了點頭,說道:「這次我也同意鋒的說法,這次難得有個好機會,千萬不要放過。」   三人協商完畢,便按了下電鈴。   出來應門的是伏龍,看著嘯日猋放在腳旁的行李,伏龍問道:「怎麼了嗎?」   嘯日猋清了清嗓子,說出自己沙盤推演幾個晚上的台詞:「有鑑於醉飲皇龍說會再與我聯絡,而偏偏我租的房子裡沒電腦、沒網路,可否讓我借住在這裡?」   「當然可以。」學生一人住在外頭是很辛苦的。   伏龍的回答直爽到嘯日猋花了三秒感慨。   風在心裡感慨:伏龍你真是大好人!這下我可以把醉飲黃龍每個月給我的房租費用存下來當我和歡歡的結婚基金嗎?   喂喂,不是我澆你冷水,你算盤打的再精也要看歡歡有沒有意願吧。鋒冷不防評了這麼一句。   若真是如此就好了。封只有這句感言。   伏龍打開上次嘯日猋休息的客房房門,對他說道:「那你就先住在這裡吧。」   「謝謝。」   「嘯日猋?你怎麼在這裡?這是……」聽到談話聲而出來一探究竟的玉傾歡,看了看嘯日猋的行李,便問道:「你要住我家?」   「嗯……會打擾很久吧。」嘯日猋臉上帶著淺淺的笑意。   這笑容實在不懷好意啊……但玉傾歡聽嘯日猋說了他的理由後,也想不出要辯駁什麼。   若叫他去買台電腦會不會最後是伏龍付錢啊?罷罷罷……   玉傾歡轉頭向伏龍問了六銖衣的行蹤。   「嗯,他出門去牽那台送修的『荒神』了。」荒神就是一台山葉的白色重機。   玉傾歡雖然覺得六銖衣那清秀的面孔實在和他的喜好搭不上線,但不可否認的,他騎車技術很好,雖然自己有時被載得心驚膽跳。   玉傾歡又看了下嘯日猋的行李,問道:「就這些嗎?還有沒有要幫忙的?」   嘯日猋搖了搖頭,答道:「就這麼多。」   既然都搬到別人家裡,家事還是得做的。   嘯日猋今天輪到的工作是倒垃圾,心想果然還是團體生活比較輕鬆啊。   「嘯日猋,先跟你講好一件事。」玉傾歡將切好的水果擺到嘯日猋面前。   「嗯?」歡歡的臉好嚴肅,難道我做錯什麼了?   玉傾歡俯身對嘯日猋說了幾句,嘯日猋忍住笑意隨即衝到房裡去。   「噗哈哈哈哈……」客房笑聲源源不絕於耳。   原本在看報紙的六銖衣忍不住放下手中的物事,說道:「難道他又受到刺激了?」   玉傾歡不理會伏龍和六銖衣關切的目光,對客房斥道:「嘯日猋!你笑什麼!」   哈哈哈哈……歡歡對不起啊,這次真的忍不住了。嘯日猋在床上翻來覆去就是停不下來。   玉傾歡粉頰脹紅,雙拳緊握,這人欺人太甚啊!毫無同理心可言。   她只是叫嘯日猋千萬不要去收衣服嘛。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