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15352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磚紅 其之七。假面(下)

    其之七。假面(下)   刀無極三不五時就會叫人去找御不凡,頻率之高令御不凡懷疑校長是個生活無趣的獨居老人。   刺血蘭陪他到校長室門口後,轉眼間便不見蹤影。御不凡於是喊了聲「報告」便自行進入。   校長室空間很大,有張長桌可供開會使用,還有台大螢幕的液晶電視──這台電視讓御不凡覺得刀無極越來越有獨居老人的味道。辦公桌旁有張屏風,屏風後是什麼大概只有掃地的學生知道了。   「校長這次來找我是要聊什麼嗎?」   刀無極替御不凡倒了杯咖啡後,說道:「拿張椅子來坐啊,上次我們聊到哪位同學了?」   御不凡接下了咖啡,說道:「我想應該是講到笑劍鈍了。」   刀無極自己喝了口咖啡,「哦」了聲道:「你上次說他交遊廣闊,多才多藝。」   御不凡搔了搔頭,苦笑說:「其實呢,我也只是聽絕塵說說而已,聽說他會拉二胡、會寫新詩,電腦方面也不差。」   辦公桌上的手機此時震動起來,嗡嗡聲不絕於耳,刀無極連忙拿起,說道:「我先接個電話,你怕無聊的話桌上有本相簿可以翻翻。」   御不凡只見刀無極走進屏風後的小房間,心想不看白不看,便拿起桌上的相本。   本子裡全是刀無極和一名女孩的照片,看起來應該是父女吧,原來刀無極還是有家庭的啊。   御不凡被自己的想法逗笑,有家人哪裡奇怪了?總不能因為自己沒見過就老把校長和獨居老人畫等號吧!   「哈哈……」笑了好一會兒,御不凡闔起了相本,「真是的,突然好想睡覺,校長你再不回來我就先睡了……」   一名戴著面具的女子氣喘吁吁的將手裡的皇者神鍊扔向刀無極。   「呼……你知不知道笑劍鈍的百米成績多快?還有那漠刀絕塵……」女子將面具摘下,拭了拭汗,滿臉通紅。   面對眼前女子的責備,刀無極也只有賠不是的份,再遞了瓶水給她,「好啦好啦,以後就沒你的事了,鳳羽。」   那名叫鳳羽的女子大口大口的喝水,又說道:「你先前跟我講好的,不會對御不凡亂來。」   「你就這麼信不過老爸啊……」刀無極扶額,「真是女大不中留,特別是情竇……」   鳳羽本想將面具砸向刀無極,想想又作罷,嗔道:「那條鍊子你自個兒想辦法,我要去換衣服了。」   「你之後只要扮好刺血蘭便成。」刀無極隨後便步出房間。   見御不凡已因咖啡裡的安眠藥發作而睡去,刀無極手腳俐落的拆下縫在御不凡制服上的竊聽器,自顧自的說道:「要是連你也沒有資料的話,我大概得親自去找答案了。」   將竊聽器和皇者神鍊收拾好後,刀無極便搖醒御不凡,「怎麼睡著了?今天很多考試啊?」   「啊,抱歉抱歉。」御不凡伸了個懶腰,「大概是這裡太安靜了。」   刀無極拿了幾包咖啡和茶包給御不凡,說道:「給你吧,上課別睡著了。」   「喔,謝謝校長。」   刀無極開了電腦,放入記憶卡,偏偏裡頭早已寫入好幾道密碼,「嘖,醉飲黃龍,我不能小看你。」   竊聽器裡沒有任何關於密碼的線索,刀無極陷入苦戰,「我果然把事情想得太簡單……」   皇者神鍊的存在,只是為了壓制刀龍戰袍這項武器的威力……   若是在這之前先找出藏匿於校內的原料,或許便不需要破解這幾道密碼!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