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1515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磚紅 其之四。中場

    其之四。中場   央森正在整理他的照片,那快爆掉的記憶卡裡滿滿的都是他生活的記錄。   「真是奇怪,我都不知道我拍過這麼多張……」   「欸欸,你剛剛叫我泡的咖啡。」司徒偃端了兩杯咖啡進來,央森和司徒偃 在同個辦公室工作也住在同間屋子裡,換句話說大概是一輩子的室友。   央森接過咖啡後繼續整理檔案,忽然噗哧一聲……   「央森,你咖啡噴到我了……」司徒偃一臉尷尬的看著眼前形象盡失的英國紳士。   央森趕緊拿了張面紙擦了擦汙漬,說道:「Sorry,我只是看到好玩的照片。」   司徒偃湊上前去看看那張照片,但上面只有模糊的光影線條。   「你在學杜象嘛你?」司徒偃只有這句評論。   「因為我來不及拍嘛,但是這真的很好笑啊。」央森不等司徒偃表達意見,就開始說起故事來:「你知道我們班嘯日猋吧?」   「嗯。」不讓央森講話講盡興,他恐怕真得熬夜守歲了。   「有次他段考英文時不小心睡著了,然後就要補考。」   「難道睡整節?」基本上不是都先猜完才會睡嗎?   央森說:「他那天連看都沒看就睡死了,還發出一點點打呼聲……這是御不凡說的。」   「你快講完,聽完我就要去睡覺了。」司徒偃還打個呵欠給央森看。   「嘯日猋在得知要補考後,就開始自言自語,我還是第一次看到那場景……」央森後來乾脆演給司徒偃看。   「要不是你上次忙著推王我才不會睡著!」央森先是一臉憤怒。   「反正最後團和分數一起被滅了。」接著一臉頹喪。   「還不是你定性太差,一看到考卷就睡著。」最後一副不屑。   央森繼續說道:「然後他就跟自己生氣了,還拍了一下桌子。羅喉一聽到自己的標準動作被模仿,還用力的拍一下應回去。」   「我怎麼覺得你有點幸災樂禍。」有這種班導,怪不得這班級老是亂。   「呃,還好啦,我快講完了,你再忍一下。」央森看司徒偃眼睛越變越小,只得繼續說道:   「嘯日猋不理會羅喉的拍桌聲,應該說他那時忙到沒時間理別人,最後又爆出一句:『啊,不管啦!今天一定要找出是誰的錯!』   「接著他便直接往身旁的玉傾歡問道:『你說,到底補考是誰的錯?』   「玉傾歡沒有直接回答他問題,反而回答他:『我可以教你英文。』   「嘯日猋沒有得到想要的答案,於是準備動手打人,玉傾歡情急之下,反而先發制人,結果就是……」央森指著螢幕上那張被稱作杜象再世的圖。   「那到底是什麼?」   「玉傾歡的過肩摔。」   「無聊。」司徒偃完全不懂央森的笑點。   「吼,阿偃你不懂啦!她可是我們班最氣質、最冷靜的學生欸,看她過肩摔真是太有反差感了。」   司徒偃忽然正色道:「其實我一直很想問你,你不認為我們學校很有問題嗎?」   「What?」   「當嘯日猋騷擾前校長太學主時,太學主只將此事壓下,完全沒有處理的意思。」   「當時他只忙著翻譯工作,而且不久後便退休了。」   「後來刀無極接任,嘯日猋攻擊刀無我,刀無極也不想處理嘯日猋的精神問題。」   「而且還常常不見校長蹤影,身為校長,這樣亂跑對嗎?」   「不過他倒是很關切我們班,常常叫班長不凡到校長室向他報告近況。」央森想了想,又說:「阿偃你幾時準備退休。」   「等你退了再說。」司徒偃拿起自己早已冷掉的咖啡,走出房間。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