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15352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磚紅 其之一。銷過

     其之一。銷過

  嘯日猋青色的眼睛直直的盯著教室牆上的時鐘看,默數著:三、二、一──廣播器準時的放出午休鐘聲,而嘯日猋則是神速的在黑板上寫下幾字便離去。

  「嘯日猋,你要上哪兒去?」身為風紀的羅喉自然要掌握班上每位同學午休的去向。

  嘯日猋指了指黑板,說道:「輔導室。」

  「快去。」得到答覆的羅喉很爽快的放人。

  先前一直低頭裝睡的黃泉此時抬起頭來看看黑板上的字跡,不禁笑出聲來。

  「笑什麼!」羅喉冷然道,不過是三個看不懂的字罷了!

 

  習慣性的扭開輔導室的門把,嘯日猋門也不敲的便直接說著:「六銖衣我來找歡歡順便銷過!」

  「銖衣和伏龍開會去了,」穿著制服的玉傾歡正坐在六銖衣的位子上唸書,又道:「而且什麼較順便銷過?」

  「每次都銖衣、銖衣的叫的,原來你都這樣叫自己的老爸大哥。」嘯日猋實在搞不懂為什麼玉傾歡不喜歡讓他叫歡歡,而她自己就能直接喊自己家人的名。

  是說這兩者間好像沒什麼關係。

  不再多想,嘯日猋自口袋裡拿出折的整整齊齊的記錄表,讓玉傾歡幫他蓋章。

  「再三個禮拜就完成了。」

  「啊,只剩三個禮拜啊。」語氣裡透著可惜。玉傾歡詫異的看著這人,問道:「怎麼,你還想再被記啊?」

  「沒沒沒。」嘯日猋擺擺手,又打了個呵欠,問道:「歡歡,可不可以讓我在這裡睡一下?」

  這人怎麼又……玉傾歡暗自嘆了口氣,找出平時大哥收在紙袋裡的涼被,說:「旁邊的沙發可以躺一下。」

  「你不休息嗎?」

  「你自己睡吧,下午不是要考英文嗎?」不想去研究剛剛疑問句裡有沒有引申義,玉傾歡把心神拉回課本上。

  「好學生就是不一樣,」躺在教職員休息用的沙發上,嘯日猋拉起被子微微蓋住了頭,又說:「下次再教我英文吧。」

  「你上次只是意外考差的,你不是華僑嗎?」玉傾歡真搞不懂自己怎會認識這種人。

  「呵。」被裡只透出一聲輕笑。

 

  好不容易被完單字的玉傾歡,撐著重重的眼皮看了看手機顯示的時間。

  快要下課了啊。撇頭看看那睡死在沙發的人影。

  真是……那原本是她要睡的位置啊,如今只好趴睡一會,將就一下。

 

  下課鐘響起,伏龍和六銖衣回到了輔導室,看了看眼前的景象,伏龍悄聲對六銖衣說道:「記得把你妹和嘯日猋叫醒。」

  「不過怎是嘯日猋睡在這。」六銖衣疑惑。

  心裡不禁想這傢伙又欺負他妹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