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15352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月照九州(九州祭文、不見荷有)

     月照九州

  十五月圓。

  不見荷自長心死後便習慣在每月十五月下獨酌。

  他記得長心死時那枯瘦的形體與懷中緊抱的貓。那是他怕長心無聊給他養的。長心退隱後話不多,頂多對那貓喚一聲明珠。

 

  荷池飄香,不見荷心思飄蕩,沒查覺有人來訪。

  來者拍了下不見荷的肩,不見荷心下詫異,於是一個手刀向身後人砍去。

  「欸欸,對客人有需要這樣嗎?」來者輕輕鬆鬆便擋下那記手刀。

  看清來者是誰後,不見荷只替自己斟了杯酒,說道:「前輩怎的突然來訪?」

  九州坐在不見荷身旁,只是說著:「無聊嘛。」

 

  不見荷不語,只是默默喝著那罈被他加了許多清水的酒。

  不想喝醉,僅僅追求那苦悶的意境。

  九州抬頭望月,有一搭沒一搭的問了不見荷的近況,不見荷也是有問必答。

  得知長心死訊,九州沉吟了一會兒,「來是偶然,走是必然。」九州低聲說著,像是有感而發。

  不見荷放下酒杯,問道:「那前輩有誰走了?」

  「很多。」九州含糊其詞的回答,心裡只是映著一個少年的影子。

  聽著前輩對人生的體悟,不見荷藉著一絲絲酒意,說道:「我覺得比較像不停錯過、不停重逢。」

  「哈哈。」這娃兒八成偷看了他心事,九州笑得有些苦,又問:「你錯過了什麼、重逢了什麼?」

  不見荷回頭望向那沒有熄燈的小屋,回道:「錯過了判斷、重逢了親人。」罪本不可贖,他錯過的自然是一個正確的判斷。

  九州只是點了點頭,然後起了身。

  天已濛濛亮。

  「我沒事會再來,下次別再用那種待客方式啊。」不待不見荷回應,九州便逕自離去。

 

  九州之後大約幾個月來訪一次,總是挑在望月的日子。

  不見荷心裡也不曉得他如今對十五日是怎樣的期待心理。八成退隱生活太過無聊,一個月該講的話都在十五日對九州一次道盡。

 

  「今夜雲層真厚……」竟是個沒有月亮的夜。天空只剩寥寥數星在那眨著眼。

  心想前輩是不會來了,不見荷有點想先回去就寢,今夜的風有點強,吹著總不舒服。就連最後幾顆星子也被雲給抹去了。

 

  遠方一陣血霧濺起,抹去上方的星。

  早就說過來是偶然、走是必然。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