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isted Road

關於部落格
  • 1498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閩灣】渡夢

×灣娘灣郎姐弟設定

×其實閩根本沒出來的偽雙灣

閩偶爾會入她的夢裡,有著茶葉的香氣,有著漁港的陽光。

其實吧,和她的小弟並無二致啊。

 

「阿姐,阿姐,怎麼坐在這?」說話的人朝她推推肩膀,今天去幫忙炒茶了吧,身旁籠著一股茶米味,灣娘原先的睡意被完全驅散。

「喔,出來喝水,哪知坐下來就睡著了。」她手裡還有杯水呢,方才一嚇倒濺了一些到腿上。

「最近時局不好,要注意身體啊。」灣郎有些擔心的看著姐姐,一臉疲憊,氣色真差。想想,提議說,「其實有的工作給我做也可以啊。」

嗯。她簡短的回應,也做不出更多的回應了。水杯還在手裡,心裡踟躕的是要說什麼才好。

「阿姐有什麼想說的吧。」灣郎只消一眼看過便明瞭,坐到灣娘身旁,女子挪了下身子讓他能有個舒適的空間坐下。灣郎拿過她的水杯,擱回桌上,又靠得更近了,道,「總有人想拆散咱們,最近的大人物心志不堅定啊,不過阿姐不要煩惱,我找到合適的人選了。」

灣娘張了張口,只覺得嘴唇乾得快裂開了。

「阿姐。」少年喚了她一聲。

女子沒有動作,甚至讓人覺得她肌肉更緊繃了。

灣郎在她看不到的陰影下,用口型說著,看看我。

她終究是應了一聲「嗯」,心裡卻想著,鼻子好酸。

少年扳過她的臉,那彷彿本田菊溫和有禮的微笑中吐出了幾個字,「不要再學金小姐了。

……她訥訥不能言,又垂首,想躲開對方的視線。

「他不能接妳走的。」他又說,「妳不要跟他走,想想那個搶走妳位子的人,妳還指望他的走……臣子做什麼。

啊,他本來想說走狗吧。灣娘失神的想著,吸了下鼻子,不是說不會,而是說不能啊,心裡一時覺得有些甜蜜。

 

他會接她走,或者,跟他走啊。

 

這種不存在的甜蜜像被加了添加物一般,不斷不斷延長保存期限。被曝曬,被醃漬,被爆炒,被真空,被壓縮。像茶葉變成劣質的茶末。像咖啡豆研磨再研磨,混上奶粉砂糖後的一點齏粉。

 

「姐啊……」看著沉溺於想念的姐姐,灣郎又喚了一聲,語氣苦澀。像咖啡,也許下午去了古坑的咖啡園呢。

 

他有的他也有,除了最起初的回憶。

他有的他也有,只是後來的記憶出了分歧。

於是金小姐還是想著不在島上的那個船頭將軍。


【後記】覺得閩灣怎麼寫都是虐,比耀灣還慘,而且都會被我歪成雙灣(灣郎:yeah~!),還有三篇想寫的可是大綱寫完覺得還是先放著吧我腦袋要冷靜一下。這篇我打著打著都奇怪那個粗暴的灣娘跑哪裡去了?

同時丟在Lofter,因為最近的坑只有那邊有糧食(哭泣)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